目前分類:遊歷四方。 (4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回到高雄之後,很自然地早睡早起,心裡有一點得意:「幸好之前沒有刻意把作息調整回來,我就說嘛,身體自己會有自己的選擇……」。說得好像很輕鬆,不過其實是去日本時不得不早起,於是很早就累了想睡,隔天再次必須早起,晚上再次很早想睡(而且也沒甚麼事情要做),就這樣自然成為一個合理的循環,回到台灣之後就改不回來了。聽起來有點像在抱怨,但其實非常愉快。早起的感覺跟想像中一樣好,沒有什麼特別好說的,但真的很好。

 

要出發之前,我有點緊張日文的事。因為種種原因(主要是懶散,我真的很愛懶散的生活),我已經很久沒有練習日文,但也實在抽不出時間重新複習五十課「大家的日本語」,最後只帶了一本類似手指日語的小書在行李中,就出發了。這種小冊子雖然有點像是安慰劑,只是帶心安的,但在飛機上稍微看一下,後來發現一整趟旅途都很受用。

 

上一回去北海道時,我還不會五十音,拿著這種小冊子其實沒什麼用處,就連照著羅馬拼音念句子,日本人也聽不太懂。但這一次我會了我會了(是以這樣興奮的感覺在日本使用日文),可以說簡單的句子,日本人也全都聽得懂,真了不起啊。不管是他們或我。我忍不住這樣想。

小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小美

 

親愛的大家,我這樣算是很懶惰的作法,不過先以照片示人,也算是有所努力對吧!
這次拍得很少,而且拿了很不熟的超小相機,粒子很粗,晃得很厲害,但看在花長裙和花頭巾的份上,就請大家享用啦。
 
 
 照片 071
  

小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小美

 

回國之後,我知道不管去到哪裡,都要帶著被詢問:「北賽普勒斯的旅行如何?」的心裡準備。這,本來也在我的想像之內,甚至是計畫之內。

 

但此時,親愛的朋友們,我這麼說你們一定可以了解,此時的我還不能放心恣意地談論這趟旅程,因為我還在那過程之內,對我來說,旅程尚未完結。

 

我想我需要沉澱好一陣子,等待紊亂的心思緩緩沉入杯底。

等到那時,我大概才能好好的說一說這趟旅程。

 

到時候,我們再來暢聊人生。

 

在這之前,感謝所有朋友對這趟旅程的支持、關心、幫助,我的收穫非常大,願我能夠好好承載。

 

小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小美

   

中東地圖+.bmp  

 

七週的兩個寫作工作坊結束了,專欄的文章交稿了,即將缺課的日文課已經安排好補課事宜,所有的帳單也暫時得到緩解。接下來,要準備出國了。

 

一直都覺得不太真實,在今年二月初決定的北賽普勒斯修行之旅,從最初的想想、到決定要去、到預訂機票、到籌措旅費、到辦理簽證、到準備細軟,每一關都好難,但竟然也一一過關,眼看旅途就在眼前了。

 

我會在旅途中把握機會寫作,這是我給自己的功課。

 

在行前還有太多心情等待沉澱,太多瑣事等待完成,就請大家期待我回程後的旅行報告囉。此時我對這趟旅程所知仍然很少很少,但是我想,去了就知道。

 

6/1-6/14我會在北賽普勒斯,請大家給我無限祝福。

 

小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小美

繼去年日月潭一遊之後,
我們就說好,
每年都要來一個五人團聚的小旅行。

有時說說,不一定會真的實現,
但這是我們一起出遊的第二年,
好愉快,好自然,也好寶貴。

獻給我的超級好朋友,我們的台南小旅行。大家都好可愛啊。

不過...好像顧著拍人,我都沒拍台南!哈哈,台南sorry啦。

 

IMG_1503

小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小美

 

親愛的大家,我差不多有一百年這麼久沒有寫部落格了吧!這陣子連我自己都常常忽略這個版,前一兩個禮拜水雲打給我說,看你很久都沒有寫部落格,打來看看你是不是還好。感覺好像我沒寫部落格,代表著我可能跑去自閉或離群索居的樣子!

 

其實也沒錯,有時候我沒寫東西,代表著我的狀態並不穩定,不過這段時間卻是另一番風景。整個二月我都在瘋狂學日文,所謂的瘋狂,就是每週一到週五每天上兩個半小時的課。如果外加回家複習、寫作業,我一整天花在日文上的時間大概有將近四個小時。小曹常說,妳好像在拼聯考噢。我想,我聯考時如果念書有這麼開心的話,應該會考得更好吧!

 

小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小美

當自由劃過天際時,
我伸手試圖將它抓住。
然而,
沒有任何一顆流星是你能抓得住的。
你能做的只是,追上去

 

如果你認真把這北海道系列從頭到尾順序閱讀,大概會有種時間錯亂的感覺。有些口吻是在當下,有些口吻是在回憶,其實我在寫這些文章時,總是一面看著日本的紀錄手札,一面又同時惦念著現下的生活。我發現我無法像一個旁觀的第三者,只是單純描述已經發生過的故事,「此時」的我,時時刻刻想要參與其中,簡直到了喧賓奪主的程度。

距離上次寫北海道之行已經有一段時間,這幾日為了挑幾張作為提案用的攝影作品,又開始搜索資料夾中的照片。電話那頭負責蒐集履歷的林小姐一句:「最好是拍景物的。」把我陷入了困境,我在心裡murmur:哪來的景物照啊,我拍得比較多的都是人物耶。但我忘了,我還有北海道的照片,一大批景物照,要多少有多少。也正好趁這個時候,再回頭來寫寫Hakkenzan的故事。

小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小美

 

當自由劃過天際時,
我伸手試圖將它抓住。
然而,
沒有任何一顆流星是你能抓得住的。
你能做的只是,追上去

北海道的某幾個雨天,我們因雨停工,結果意外得到了幾個我想拍手叫好的行程。首先是這個:社區媽媽舞蹈教室。我實在太愛這個舞蹈教室了,日本的媽媽們溫柔害羞又十足熱情,只要我們一開口用拙劣的日文自我介紹,她們就此起彼落的歡呼讚賞,好像我們會那種把櫻桃放在舌頭上打結的特技似的。

本以為我們會跳很像帶動體操的舞蹈,結果完全不是這麼回事,日本老師──也是整個教室裡少數的男性──教的其實是爵士舞蹈,需要有一點勁道和美感的步伐。Florence從頭到尾都一副看起來快要哭出來的表情,我一面覺得同情她,一面暗自慶幸:還好我有學過一點點啊。而且竟然蠻有用的樣子。

小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小美


當自由劃過天際時,
我伸手試圖將它抓住。
然而,
沒有任何一顆流星是你能抓得住的。
你能做的只是,追上去

北海道的Hakkenzan山腳下,星期四的早晨,我們按照慣例鋸木頭、削木頭弄得又髒又累,為了稍微休息一下,我們幾個人有意無意地聚在削樹皮區。當時削樹皮對我們來說已經易如反掌,大家一邊把樹皮撬起來,一邊閒聊。

那是我第一次知道,原來我們在這個工作營所有的食宿費用,都是由Bigi全額私人支出的。而我一直誤以為,我聯繫的國際義工交流協會提供了部份的補助。我們一共有五個義工,食宿兩個禮拜,即使盡量壓低消費,那仍然是可觀的一筆支出。

 Bigi很有錢嗎?下雨的那個黃昏我們去她家洗澡,我才赫然發現,他們一家五口的生活物質水準,遠遠低於他們的心靈物質水準。小小的租來的三房公寓中,竟然有一間房提供給Konstantin(他是德國長期義工),至於他們一對夫妻和三個唸小學的小孩,就分住在另外兩個小房間裡。公寓裡沒有大電視也沒有大床鋪,牆上的裝飾品全是小朋友的勞作和畫作。

小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小美

當自由劃過天際時,
我伸手試圖將它抓住。
然而,
沒有任何一顆流星是你能抓得住的。
你能做的只是,追上去…

在日本行之前,我投了一份企劃書給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申請到西班牙步行偉大的朝聖之路(Camino)兩個月,並且把這段經歷寫成一本書。申請結果揭曉的那天早上,有人出門上班忘了關門,姆姆因此走失了。起床後我驚覺小貓失蹤、大門虛掩,發狂似的開始在大樓裡層層搜索,內心激動到想要瘋狂大叫但忍耐住,結果又驚又喜地在八樓看見我心愛的毛毛尾巴。

小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小美

連著幾個北海道小短篇出來之後,我又偷懶了兩天。好像我本來就是這樣,快不起來,加上明天就要去住院,我就懶得和自己計較了。

從日本回來之後,有人問我:會不會不適應?其實這哪算個問題,才去三個禮拜,就對住了將近一輩子的家鄉不適應,那實在太說不過去了。但又不能說,完全都很OK、很優遊自得,因為成堆的報稅問題、信用卡帳單、訴訟公文抵在生活前面,要我一從藍天白雲的旅遊勝地回來,就切換成現實模式。

小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小美

當自由劃過天際時,
我伸手試圖將它抓住。
然而,
沒有任何一顆流星是你能抓得住的。
你能做的只是,追上去…



天氣冷得不像話。晚上睡覺時,我們都在榻榻米上鋪兩層厚被,然後再裹著睡袋入眠。這還不夠,氣溫動不動就飆到攝氏七、八度,睡前的三四十分鐘,我們得扭開暖爐,然後趁著空氣還有點餘溫時趕緊入睡。

最討厭的事情是上廁所。本來以為來到日本,廁所啦,當然是理所當然的舒適。沒想到果園裡的廁所是「獨棟」在戶外的一間小木房,沒有抽水設備,只有又深又黑的一個坑。如果半夜想起來上廁所就好玩了,首先要從睡袋裡奮力爬出來,穿上又厚又重的羽絨外套,然後摸黑找到手電筒,打開門,吸著稀薄又冷冽的空氣,快速奔向十公尺遠的廁所。路途中不乏爛泥巴和小水坑,還有誰遇過熊、看過鬼的故事在耳邊懸宕。有時我會忍不住想像,要是誰大半夜不小心掉進了那個坑,到底會怎麼樣呢…?

小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小美

當自由劃過天際時,
我伸手試圖將它抓住。
然而,
沒有任何一顆流星是你能抓得住的。
你能做的只是,追上去…



準備要上工了。

在還沒來之前,我就知道這次的任務是搭建一座木棧道。但是,是怎樣的木棧道,又要怎麼搭建呢?我滿心想著,不可能是「真的」要造橋,頂多就是搬搬木頭囉。出國前被朋友問起要去幹麻,我都是含含糊糊地回答:「呃,可能是修整一下舊的棧道,或者社區營造之類的吧」。沒辦法,寥寥兩行英文說明實在太簡單了,憑我的想像大概就是這個樣子。

沒想到,絕對沒想到,搭建一座全新的木棧道,居然是來真的!一大早Manabu桑就召集大家來開會,每人領了一雙手套,乖乖地開始「聽課」。我們的目標是要在果園中的小河渠上搭建一座寬度160公分的木棧道,材料是直徑大約25公分的原木若干,工具是各式尖鍬、斧頭、鐵鎚、彎鉤、電鋸和電鑽!

小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小美

當自由劃過天際時,
我伸手試圖將它抓住。
然而,
沒有任何一顆流星是你能抓得住的。
你能做的只是,追上去…


一切發生得過於快速,幾乎沒有任何時間可以記錄。從台北轉機後,我身旁換了人,週遭的面孔慢慢換成日本人,我幾乎一眼就能認出坐在我旁邊的女孩絕對不是台灣人,我己經開始進入日本的領域。

22歲的永梨是剛從學校畢業的大學生,問她是來台灣旅行嗎?她溫柔地搖搖頭,告訴我她是去新加坡參加工作面試,經由台灣轉機要回到北海道的家。什麼樣的工作呢?一份日本的報紙,在新加坡尋找能通英日文的人才。學什麼的呢?歐洲國際關係,主要語言是瑞典語。

「妳會說瑞典語?」我努力壓抑自己的驚奇,這個小女孩才22歲,主要的志向是累積國外工作經歷,最終可以到歐洲工作。隨即她說起在雅加達的路上她走路走得多麼大汗淋漓,東南亞的天氣比北海道熱一百倍之類的瑣事,我瞬時又感受到她22歲的稚氣與天真,馬上喜歡上這個可愛的女孩。

小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小美

當自由劃過天際時,
我伸手試圖將它抓住。
然而,
沒有任何一顆流星是你能抓得住的。
你能做的只是,追上去…


坐在小港機場的26號閘門口前,戶外的天色已經完全亮起,室內的溫度則充滿冷冽的感覺。最低溫七度的札幌,到底有多冷呢?昨天做了一連串焦慮的夢,分別在凌晨一點、兩點、三點各起床了一次,深怕錯過班機,或者漏帶了任何東西。

這是我第一次出國只有自己一個人,語言不通,沒有同伴,但我知道這是一個值得的決定。昨晚小曹幫我抽禪卡,給這趟旅行一個建議和祝福,結果抽中了勇氣。在抽到之前,我是充滿焦慮的,抽到之後,我忽地想起了這趟旅行的初衷。我就是為了經歷各種生活而展開這趟旅行的,因此,不論順利與否,它都是經歷,都是生命的題材,也是我活著的樣子。這樣一想,心情就輕盈了起來。

小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小美

2010年的1月,我們終於重返五個人的旅行。

我從17歲就認識的好朋友,和一直美麗如昔的日月潭。

IMG_0014

IMG_0018

IMG_0185

小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小美

最近焦慮的一件大事終於做完了。我去新竹師範大學客座一堂「職涯規劃」的課,分享我的澳洲旅遊打工經驗。演講的前幾天,我還慢吞吞的整理資料,小曹在旁邊看不過去,命令我在一個晚上做完,結果果然當天就把事情搞定。有時候完美主義真的該丟到垃圾桶裡才是。

小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Lucia

飛機滑輪接觸機場跑道的那一刻,我知道自己安全降落,颱風前夕的天候沒有讓我們滯留香港,在零星的亂流干擾中,我們拖著最後的行李,回來了。

小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Lucia

現在是伯斯時間的九點三十九分,晚上涼颼颼的空氣正在展現它的威力。
我們的房間冷得像小冰庫,Sunny把她的暖氣機搬走之後,這裡就是冬天了。

小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生命的難題,是你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夠一首詩接著一首詩寫下去,你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寫出詩,會不會有一天你感覺手足無措,忘記如何開始一首詩。


朋友告訴我,在感情中要保持優雅,狼狽的人們很難好好愛著。我常常很狼狽,難過的時候就縮在被窩裡不出來,不開心的時候就保持沉默,受不了的時候就變得冷漠異常。我用開玩笑的冷嘲熱諷態度,抑制不滿的情緒,有時爆發出來很好,有時你也沒辦法判斷什麼是比較好,你一直被提醒著不要心存比較。

小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9) 人氣()

1 23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