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01127_355214008023274_7034575649291129493_n  

 

終於趁著店休去看了《愛琳娜》,身上還殘留著早上做瑜珈的興奮,以及拜訪廠商順利的愉悅感。我自以為想像好了《愛琳娜》大概會演些什麼,會帶來什麼感覺,但實際坐在黑壓壓的戲院中,來襲的卻是非常意外的觸動。


我大概低估了電影與我的連結,那些深植在我生命中的源頭,是在工廠做工的女性,是不得志的父親,是一輩子都渴望階級翻轉而吃了苦頭的家族們。我覺得不只是我,而是許許多多的我們,都共同承載了這段歷史。


第一個哭點好像是三哥賣掉機器的時候,他沒有台詞,只有哭泣,兩行眼淚掛在哭皺了的臉上,劉海長得蓋過眼睛,手不時擦拭眼淚,那是失去的滋味,無能為力的滋味,還想要什麼但是沒辦法的滋味。


然後是愛琳跟俊明說,我想爸爸一定很想扳回一城啊,爸爸做不到的,至少他的子女可以為他扳回一城吧。看得時候心想,哎呀好傻,真的很傻,為什麼這麼傻,不要這麼傻,但是,可能就是會這麼傻吧。


也許還有,爸爸翻著畢卡索的畫作說,「這才是藝術」,然後自卑地把自己畫的龍虎畫和觀音畫都從牆上取下來的時候,我也難過了。這些浪漫的老男人,在生命中到底要用什麼去肯定自己?我不知道,我好想知道。我還不知道自己能做到什麼。但我想導演為父親做到了這部電影吧。


電影的後半段,我又陸續哭了好幾回,覺得這些畫面並非只在電影中,好像就在我的生命裡,只是把某個角色換成電影人物,但那情感完全是互通的。忽然有點能夠理解電影製作團隊說的「這是一部能夠代表高雄的電影」是什麼意思了。


對我的高雄來說,《愛琳娜》做到了。


謝謝導演拍了這樣一部屬於高雄的電影。

創作者介紹

頂樓的天光。

小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