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幫小卡點眼藥水點得萬念俱灰,有種我大概一輩子都無法幫她點到眼藥水的無力和歉疚感。還好Jo和小楓的溫暖撫慰,讓我焦躁的心稍稍舒緩了一些。

睡前我許了一個願望,希望明天可以和小卡一起勇敢地面對這件事情,不是我一個人要做這件事,是我們互相幫忙。

早晨我特意提早了兩個小時起床,把一切備妥:已經栓開瓶蓋的眼藥水、擦分泌物的衛生紙、包裹小卡身體的小毯子,和雖然看不到但是無比重要的「信心」。

小卡東奔西跑百般不願,但我的心情卻不像前一晚那麼絕望,覺得頂多是花很長的時間,一定做得到。終於抓到她的時候,我用小毯子把她包起來只露出一顆頭,但點得不太順利。我技術還不純熟,小卡也緊閉著眼睛,情急之下我大聲地罵了她,胡搞瞎搞好一陣子才終於成功。只不過我有點懊惱,為什麼要罵她呢?她才是最難受的那一個。唉。

下午回家後,我再度備好一切道具,小卡一樣到處亂竄跑給我追,好不容易抓到時,她還是死命掙扎,但我的技術有了一點點進步,點得比較準,動作沒那麼慌亂。心裡也沒生氣了。

剛剛點完了今天的最後一次,當然並沒有發生什麼戲劇性的變化,小卡沒有溫順地躺在我懷裡或什麼,但我隱約感覺她跑步的速度好像放慢了些,掙扎也沒那麼用盡全力了。我一面稱讚她一面點眼藥水,覺得好感動,昨天我還萬念俱灰呢,但此刻我卻覺得充滿了信心。看著她好像比較不紅的眼睛,我覺得好高興。

其實昨天有一度根本不想寫出這件事,覺得自己好失敗,但真的寫出來之後,也覺得沒什麼大不了,還因此得到了很好的支持。

奇妙的是,雖然現在很好,事情變順利了,但我心裡想到的,卻是奇蹟課程裡說的,瞬息萬變的這世界,其實一切都並非真實,也都並非永遠。切確的句子記不得了,但大概是這個意思。

我忽然感覺,幸好是這樣的,沒有一個結果是真正的定論,每個片刻都只是一個機會,讓我們能夠重新做出選擇。可以示弱求救,也可以奮力一搏,然後就能得到援助,然後就能圓滿完成。即便現下的這一刻也只存在於此時,但有這樣的一刻真好。

謝謝小卡,謝謝朋友們,謝謝很多很多。

創作者介紹

頂樓的天光。

小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