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美

這篇文章開了好幾次頭,我都寫不下去,只要一寫,就覺得那份哀慽要重新經歷。但我又怎麼能不寫呢。

呆呆走了。在前天的深夜,平靜地走了。

我們在他離去的前一晚,就已經感應到這將是最後一晚。所有的家人分別和他道別。阿呆孱弱的身體瘦弱無力,卻竟然在我們和他說話時,輕輕搖了尾巴,眼眶濕潤。我不知道已經在心裡預演過多少次這樣的場面,但真正面對時,那些演練都沒有用。過往的記憶像是格放的影片,一幕幕在我腦中播放。

那一晚,弟弟和媽媽都在深夜去看過呆呆。而我徹夜難眠,因為心裡知道。凌晨五點半接到爸爸的電話,我鎮定地先打電話給殯儀公司,然後換衣下樓。當弟弟把布掀開時,我看到呆呆純真睡著的臉,知道他是很平靜、沒有痛苦的離開,這一直是我們的期待,但我仍然無法克制地痛哭失聲。

殯儀公司是王醫生介紹的,很慎重細心的岩先生,幫我們安排了阿呆的後事。我們驅車前往台南縣的遺體火化處,媽媽不敢一起去,她怕承受不了。回來時媽媽說,下午兩點多時她突然一陣反胃胸悶,而那剛好就是呆呆火化的時間。我說,媽,那是阿呆在和你道別啊。

火化前我們請了師父為阿呆超渡。我對阿呆說,感謝他陪伴了我們十七年的時光,他是全世界我最愛的狗,希望他在另一個世界永遠健康快樂平安。師父說,眼淚不能滴到呆呆,不然他會放心不下,於是我把眼淚拼命地按在面紙裡、衣袖上。燒紙錢的時候,呆呆正同時火化,我再也顧不了別人的眼光,放肆地哭著,火光與薰煙向我陣陣襲來,感覺眼睛就要完全地瞎了,但又覺得這就是我和呆呆道別的方式。

捧著呆呆的骨灰回家後,我們將他埋在家前的小花圃裡。弟弟拿著鏟子整地,我在旁邊杷土,沒有任何人開口說話,直到要埋葬他之前,媽媽才說,阿呆,不要害怕噢,你永遠和我們在一起了。我們同時在他的墓前種了五株長年開花的日日春。

 

呆呆是從我十四歲開始養的狗。我總是自稱姐姐,和他說話。十七年來,他和我們一起住過高雄好多個地方,就像我們的家人,在任何一種狀況下都和我們一起生活著。他和我們一起生活的十七年來,我曾經在台北待過八年,弟弟因為當兵離家一年多,嚴格說起來,呆呆是陪在爸媽身邊最久的家人。爸爸常常說,呆呆是媽媽的狗兒子,無論刮風下雨甚至颱風,媽媽都從不埋怨地帶他出去上廁所,一天兩次,十七年來,可能總共溜狗遛了一萬多次。我們也偶爾會插花,但遠不及媽媽為呆呆所做的。這一年來,呆呆因為年紀太大,終於癱倒臥病,餵食翻身喝水都靠我們幫忙,自己沒辦法,媽媽也是最辛苦的照護者。

埋葬呆呆的那天,晚上我去照相館把呆呆過去的照片洗出來。媽媽一張張看著,偶爾笑出來,「你看阿呆好可愛噢,毛好漂亮。」對啊,我的呆呆,是世界上最漂亮又最可愛的狗。我們靜靜地分享對呆呆的回憶,我突然感覺到,這份回憶,我只能和很少數的人分享,而這些人,都是對我很重要的人。

今晨起床,心裡說不出的難受,努力回想,原來是做了一個有呆呆的夢,但呆呆看起來並不像我期待的那樣健康。想起這個夢的時候,我忍不住又哭了,但唯一能做的,又只是找人說說話。小曹說,阿呆很好,難過的是你不是他,他過得很好,是你想他,去看他的照片和他說說話吧。我紅著眼睛去看呆呆的照片,才一開口就無法停止,一邊哭,一邊告訴他我有多想念他。

打電話告訴王醫師,呆呆過世的消息,謝謝他這一兩年來對呆呆的照顧。王醫生說,阿呆很幸福了,你們把他照顧得這麼好,就像家人一樣,不要太難過,呆呆年紀大了,這個結束對他是好的,這也是他新的開始。嗯嗯,我知道,我是真的知道。只是,我怎麼能不難過呢。我告訴阿呆,我是不想要來世的,但如果真的有來世,希望我們還是一家人,我還有好多好多話,想和他說啊。

最後,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結尾,我發現,原來我不但害怕開始寫,也害怕寫完。我不知道寫完之後,我的思念該去哪裡置放,我該怎麼平復自己。

原來,面對死亡是一件這麼孤獨的事,即使再怎麼分享,終究還是只能這樣。在午夜夢迴,在四下無人,在模糊厚重的眼淚中,對死去的親者,軟弱地、靜靜地吐露情思。

謹以此篇文章,追念我至親的呆呆。你永遠和我們同在。姐姐永遠愛你。

 

我們。

 親愛的呆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美 的頭像
小美

頂樓的天光。

小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阿紫
  • 我也哭了,與你感情好深厚的一隻狗,五株日日春會開得芬芳有味的。
  • 碧月
  • 離別的感覺像是 我們都知道這一天終會到來,但面對的時候依舊淚流不止,無法承受。

    呆呆有妳們家人陪伴真的很幸福!
  • 小美
  • 謝謝阿紫和碧月

    我也非常相信,親愛的呆呆會聽到我們的想念與祝福。
    這幾日腦中不斷劃過生死課題,這真是非常難的一段,但呆呆能好好的離開,我們都感到無限寬慰。也在此一併感謝關心呆呆的朋友們。
  • 白
  • 星期三一大早,我就醒了!然後我上網就打開了你的部落格。
    一大早就掉眼淚,實在感覺很不好
    可是我看完就是很傷心...
    那一天,我去上一門兒童諮商輔導的課
    早上的教授上課的時候,我好幾度聽到那些案例就熱淚盈眶
    其中,有個繪本說到一句話,很簡單卻讓我很感動
    :「媽媽說過,離開的人會一直在天上守護他愛的人...」
    我想,你們的小狗也會這樣做的。
  • 小美
  • 最近這幾日的每天晚上,我都會在散完步之後,特別走到呆呆和日日春的小花圃,和呆呆說話。說的內容不外乎是:呆呆,姐姐來看你啦,你今天好嗎?天氣很熱噢。你要乖乖的,姐姐想你噢。

    這樣日常的問候,使我覺得,呆呆確實是和我們在一起的。

    悲傷的感覺,逐漸轉變成一種安慰和理解,我想,我一定是受到了他的守護吧...

    謝謝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