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06父親節卡片.jpg

 

這陣子著迷於用觸控筆在平板電腦上畫插畫,花了兩天時間,摸索出要價120元的app繪圖軟體如何使用,結果一下就沉迷了。只要搞懂圖層的功能,就能把複雜的圖用簡單的方式來處理,讓人好興奮。

 

沉迷之餘,想起了父親節將至,立刻著手畫了以老爸當主角的插畫卡片,草綠色的乾淨背景,笑得很可愛的老爸,以及用蠟筆筆觸寫下的可愛祝賀詞。我一面畫一面笑,只要想到老爸看到時的反應就忍不住開心,他一定會拼命稱讚我。

 

出門時天空飄著微雨,海神宮原來不是一個宮,只是一個有著老氣地名但坐擁清涼溪流的屏東部落。弟弟坐在駕駛座,老爸老媽坐在後座,我們沿途經過紅色彩虹模樣的斜張橋、漸趨沒落的趙壽山里港餛飩、以及充滿原住民生動壁畫的青山村,天空時而豔陽時而幽暗。

 

弟弟像主考官般,對坐在副駕駛座的我,陸續丟來幾個(超簡單但我沒把握的)農作物考題。

 

你猜那是種甚麼?

─鳳梨啊。

你怎麼知道?

─我就是知道啊。

那這個是什麼樹?

─椰子樹吧。

屁啦,哪是椰子樹。

─不是嗎?是指那個長長的嗎?

對啊,那哪是椰子樹啊!

─噢是檳榔樹。(掩面)

嗯。右邊那個呢?

─很像是稻子…吧。(心虛)

應該是水稻沒錯,但怎麼長在這?(露出不解)左邊這個呢?

─欸……

木瓜啦木瓜。

 

中途休息時我們把車停在樹蔭濃密的小涼亭,弟弟從後車廂拿出摺疊露營椅(很像拍電影的導演椅),還立刻架好用USB充電的小風扇。

 

爸爸說,注意噢,這邊可能會有蚊子。

 

我穿著有大象圖案的連身削肩洋裝,看起來很好叮的樣子,媽媽一面率性地坐在導演椅上,一面對我說,妳要噴防蚊液。

 

好像有一個我,在現場對應著和大家的交談,另一個我拿著手機,尋找著光線與構圖的完美組合,試圖用影像記住今日的每一刻。

 

這不是第一次,我感覺自己迫切渴望地想要留下紀錄。尤其在換了新手機之後,再也不必擔心容量不足的問題,我隨時隨地都想拍照,尤其是拍爸爸和媽媽。

 

一位和我年紀相仿的諮商心理師朋友說,她想盡可能創造與父母相伴的回憶。讀到那句話時,我已經渡過與父母和解最困難低谷的時期,對這個想法特別有共鳴。

 

自六月起回家住之後,和老爸老媽相處的時間瞬間變長了。往常可能一個月只見一兩次面,現在則是日也見夜也見。

 

但因為想要創造回憶的信念太強烈,上週有一天因為連續兩晚我都在老媽入睡後才返家,結果連續三天都沒碰到面,我竟然湧現「好久沒看到老媽,好想念她噢」的心情。

 

我一回家就衝向後陽台,對正在切菜的老媽說,麻麻好久不見耶,你有沒有很想我?

 

沒想到老媽比我更三八的說,當然有啊。

 

那一瞬間我安心了。是撒嬌得到回應,是拋出去的球被穩穩接住,是渴望被愛的自己被愛了。

 

那一刻我也牢牢記住了。

 

中午在阿鳳山產店吃飯時,我假借錄影留念的藉口,拍了一大段老爸和老媽的訪問。老媽很奔放,雖然知道自己被錄影,一點也不怯場,還是很豪邁的以大嗓門說出願望(雖然是父親節,但是被大家拱要說願望):希望兒子女兒趕快有個歸宿,然後可以抱孫子。

 

我和老弟愣了兩秒之後立刻爆笑:妳這太老套了啊。老爸老媽隨即也都大笑。

 

回家後我認真重看了四分多鐘的錄影,想起今天吃的醬炒山豬肉、涼拌透抽、紅燒吳郭魚、薑絲A菜、清炒空心菜、紫菜蛋花湯,突然覺得這段時光,我們四個人的感情就像這些菜一樣,都是簡單、日常、美妙的滋味。

 

回到家把採買的日用品都放好之後,媽媽和我一起開車去加油。本來想去明誠路的台塑加油站,但媽媽提議去鼓山路的中油加油站。

 

路程其實都很短,我們閒適地慢慢開車,慢慢聊天。

 

談到相親老話題時,媽媽說,妳連相親都不想去,是不是不想結婚啊?我說,不會啊,只是沒有遇到合適的緣分,有的話我不會排斥婚姻啊。

 

媽媽忽然像想到什麼似地突然插入一句,是不是因為媽媽的關係,妳對婚姻有陰影?

 

媽媽指的陰影,可能是年輕時她和爸爸關係惡劣,她常對我說男人都是壞蛋,說爸爸那種男人很悲哀,說與其結婚不如單身好。

 

我下意識地回應說,沒有吧,我應該沒有陰影吧。但其實我不知道有沒有,諮商老師說,人有百分之九十八都是潛意識在運作,只有百分之二是意識。

 

也許有,也許沒有。

也許從前有,但現在看到他們老來作伴開心鬥嘴,也許已經沒有了吧。

 

但我吃驚媽媽這樣問我。原來她曾害怕自己造成我的陰影。光是知道她曾擔憂過這個問題,我的心就像鋪上了一層粉紅色軟墊般溫暖。

 

看似粗枝大葉的母親,其實一直細膩地關注著我。

 

回家住之後,偶爾會看到爸爸拿著吹風機幫媽媽吹頭髮。

 

有一次我問爸爸,你覺得媽媽是一個怎麼樣的人。爸爸說,媽媽很好啊,媽媽是一個很單純的人。我又問,你們現在不吵架了嗎?爸爸說,我們這個年紀,也沒什麼好吵的了,我也很了解媽媽了,她生氣時很兇,我就乖乖聽她唸,一下子氣完她就好了。吵的那些都是小事,到我們這個年紀已經沒關係了。

 

我覺得現在的爸爸很愛媽媽。他在年輕時因為各種事件,被母親那邊所有的親戚圍剿,舅媽舅舅們用各種難聽的話數落他,我也因此心受重傷,現在尚未痊癒。可是此時我覺得爸爸已經原諒了自己,他不是抱著愧疚的心在和媽媽過日子,雖然可能帶著彌補的心情,但彌補的背後是愛而非歉疚。

 

帶著歉疚的善意會讓人沉重,但爸爸現在很輕盈。

 

他每天幫我餵貓、清貓砂、幫姆姆卡卡按摩,還常常煮消夜給我吃。我拿手機給他看我幫他拍下的照片,他說,哎呀爸爸老了,眼底閃過一些惆悵感,但笑容還是很真實。我認為他很珍惜老後的時光。

 

 

 

 

 

創作者介紹

頂樓的天光。

小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