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中去聽周杰倫的演唱會,但周杰倫始終沒有出現,舞台上是幾個完全陌生的面孔輪番上陣,觀眾席像海盜船那樣盪來盪去,我不是很介意,可是耳邊飄來的音樂不是我平常在聽的巴哈鋼琴曲嗎?在手機裡就能聽到的音樂卻在演唱會上播放,連現場都不算,這樣對觀眾好像很失禮。

 

醒來後神情恍惚,發現小喇叭正輕輕撥放著Johann Sebastian Bach:Suite in E Major BWV 1006-Prelude,才想起是早晨起來餵貓時自己播放的,怪不得周杰倫一直執著與此啊,其實不是他的錯。

 

只是我以為這樣毫無節制的睡眠,會把我帶到正午的天光,打開手機一看卻才九點二十四分。

 

換了一個地方睡覺,整個作息系統好像都改變了。以往凌晨兩點還覺得沒有睡意,這幾天卻十一點多就哈欠連連,我的身體開始從異常緊繃放鬆下來,不再需要按表操課地把體力推到極限,感覺好不習慣。原來所謂惡習,也有自己的運行軌道。

 

現在的房間,有一張極大面積的木作書桌,是十年前我為自己設計的(當時我沒想到這麼快就搬出家裡),相較於這幾年租屋處的書桌,這張高度適中,功能齊全,但已經習慣了過高高度而必須墊張小椅子才能感覺舒服安放的我的雙腳,忽然有點不知道該怎麼擺放。這又是忽然意識到的另一個惡習後遺症。

 

睡前重讀已經對情節滾瓜爛熟的漫畫《實之華》,想起,好像只要有需要讓自己安定放鬆下來的場合,就一定會看漫畫。幾年前住院開刀時也是,因為第一次動手術,為了緩解緊張,所以帶了好幾集《將太的壽司》去醫院。漫畫是我的安定劑,可以幫我把心裡毛躁的部分梳理好,是可以依靠的事物。

 

開店的這兩年,好像是人生中最把自己拋出去的兩年,不但需要依靠自己,也不得不依靠其他人,甚至到了現在,將「願意依賴他人」當作重要的生活守則,非常有意識地提醒自己不要把所有的事情都放在自己的肩膀上。

 

諮商時老師對我說,「你要給他們機會當父母,讓他們有舞台可以發揮。」我才想起來,多年來我總是自傲於獨立自主,覺得自己甚麼都做得還不錯,不勞爸媽擔心,看起來像個好孩子。但另一方面卻又對於長期感覺「沒有受到別人照顧」而覺得自己好可憐,其實很矛盾吧。

 

幸好開店給了我絕佳機會,我開始在挫折時回家討疼,告訴他們我最近好累噢,覺得自己好遜噢,賺錢好難噢……。結果爸爸竟然滔滔不絕地說起他覺得我多有才華、做的事情多麼不容易又有意義、不管有甚麼挫折他和媽媽都會一直當我的後盾云云。有好幾個時刻我都又想哭又想笑,覺得自己真是大傻瓜啊,這麼多年來,開口去要就能得到的東西,我竟然等了這麼久才去要。但這就是天時地利人和吧。

 

奇蹟課程說,你可以白白獲得。我花了很長的時間,才從理解這句話、到消化它、再到感受它。我真心地相信,我可以白白獲得一切美好的事物,但願我能時時記得。

 

端午節快樂。

 

 

創作者介紹

頂樓的天光。

小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