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個過年都在喝咖啡,這怎麼可能?我一向聲稱不喝咖啡。一二三自由日,謝底迪生日,我絞盡腦汁思考要送什麼禮物最好,忽然靈機一動:手沖壺如何?


不知道怎麼開始的,謝底迪有一天突然開始在家煮咖啡。那時他用摩卡壺,很漂亮的八角形銀色Bialetti Brikka,自己買豆子、以飛馬牌磨豆機現磨現煮,我一喝大驚,好好喝。


過了不久,聽說他開始手沖咖啡。我在電話這頭提問:「摩卡壺怎麼不用了?」他說,好像來我店裡上了咖啡課之後,開始對手沖有興趣,「而且摩卡壺水溫太高,會有過度萃取的問題。手沖不錯,也比較好控制粉量,下次你來我沖給你喝。」
我很少喝咖啡,最旺盛時期是上完韻書的課之後,像被電到,對咖啡讚嘆連連,但時日一久,又恢復喝茶習慣。


生日當天拿出禮物,謝底迪嘴角上揚,非常開心立刻就要試,熱騰騰的水從專業咖啡細口壺裡潺潺流出,沖到現磨咖啡粉上帶出逼人的香氣,他眼冒愛心:「這個好好用噢,很好控制。」在那之前,他用的是我從日本帶回來的有田燒瓷壺,泡茶用的,水柱很粗,流速難控,雖然有點亂來,但還算是個壺


隔天謝底迪傳來手機訊息:「咖啡變好喝了,謝謝阿姊。」還配上剛沖好的咖啡照片,顯示對禮物非常滿意。我難得送對禮物,喜不自勝。從此之後只要一有空回家晚餐,底迪飯後必定提供咖啡,現磨現沖,整室香氣繚繞,而且比摩卡壺泡的更好喝。清亮的微酸,喝完後舌頭留下甘味,有時喝完又餓了。


某一日興之所至,我開始也練習手沖。磨豆、舀粉、洗濾紙、測溫度、溫杯、注水、萃取,甚至練習打奶泡,每個步驟都洋溢著驚喜。課堂上教過的小技巧浮上心頭,沖咖啡時興奮連連。
年節期間,幾乎哪裡都沒去,除了跟家人去掃墓,就是窩在爸媽家和老爸老媽老弟吃東西閒扯淡,天上人間。幾乎每天一杯咖啡或更多。老爸說,「開始喝這種咖啡之後,其他那種三合一的都喝不下去了。只要黑咖啡就很好喝。」一副很了的樣子,還不時過來巡察我和老弟在廚房進行的手沖實驗。


這是第一次親身體驗手沖咖啡的樂趣,雖然總覺得老弟沖得比較好喝,但他一派輕鬆的說,多練習就會越來越好喝啦。回家後開始翻出上課筆記,豁然開朗,突然發現可以學以致用。想起好多客人問我們,怎麼不賣咖啡啊。一個念頭閃過,搞不好可以耶。根據過往經驗,我對需要用到手的事物可能都有一點天份。


佛心來的老弟把整套設備借給我,沒想到店裡的小廚房比家裡的廚房更好用,才剛開始試驗,就被一種得心應手的氛圍繚繞。「好好喝,」小曹喝完我的實驗品後露出滿意的表情:「這個會回甘,喝完口腔很舒服欸。」我也覺得不錯。
午後底迪來電,「我剛吃飽,有沒有在忙啊,我在附近,想去喝喝看妳的咖啡。」一種要被驗收的心情升起,興奮又緊張,我隨即轉進廚房煮水、磨豆、注水,慢慢沖出一杯自己覺得應該會很不錯的咖啡。底迪沒多久抵達店裡,好整以暇地坐定好等著。


「比我在家裡沖的好喝欸。怎麼形容?有一種亮起來的感覺。」


被褒獎了。自此之後,信心有了,應該說信心大增,每日練習好幾杯,每次喝都心情大好,沖咖啡時尤其愉快,是好玩的遊戲。突然可以了解為什麼喝咖啡的人會上癮。喝茶不會這樣,不會吃飽就想來一杯,不會早上喝晚上也喝,至少我不會。


咖啡是狠角色。

 

創作者介紹

頂樓的天光。

小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