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一小段吉本芭娜娜的散文,只是從網路上博客來的頁面,有點不經意的讀到。心裡升起一種念頭:啊這就是鬆。

 

敘述不繁雜,不太解釋前因後果,但全都看得懂,甚至需要想一下。馬上就又喜歡起這個人。

 

想起之前讀《食記百味》時也是,心裡不是在想她好厲害,而是覺得她的文字讓人有一種享受感。

 

能做到這樣真不容易。但肯定不是刻意做的。而是自然而然形成的氣場。

 

上禮拜把一個地燈從店裡帶回來。買的時候,老闆說那叫恐龍蛋。我第一眼就愛上了,外殼是一個蛋形,大概比籃球大一些,表面有淡咖啡色的落葉薄膜拼貼,把燈打開時會散發出有點神祕的氣氛。

 

但放在店裡顯不出它的美,總不好把燈都關掉只開它,最後決定乾脆帶回家用。

 

有些東西放了位置就完全不一樣。

 

本來晚上我就很喜歡把客廳的燈全部關掉,只開一個小燈。自從恐龍蛋回來之後,它就開始擔負這個重任,效果嚇死人的好。

 

好像一顆會發光的石頭,在客廳一角散發出魔力般的光芒。

 

託它的福,我有一點找回發呆的習慣。什麼也沒做的躺在沙發上,沒看小說,沒跟別人聊天,沒聽音樂。只是靜靜和發光的恐龍蛋待著。

 

另外,最近開始喝檸檬水。

 

我有時候會胃酸,胃食道逆流。發作的頻率比以前低很多,但沒有完全好。

 

去做瑜珈的時候,好不容易下定決心要買套票,老師拿出個人資料表請我填。

 

看到我勾選「胃酸」這一欄,老師說,她有個學生也是這樣,後來每天喝檸檬水加鹽,喝一個月就好了。

 

我遲遲沒有實踐這個提議,但心裡躍躍一試。

 

不久前做完怦然心動大整理,很多隱藏版心願開始行動,大概是玻璃杯和冷水壺,還有砧板和陶瓷刀都看起來很漂亮。我想,切檸檬的感覺應該很好。

 

就這樣開始喝起檸檬水了。

 

效果還不知道,不過喝的時候很滿足。檸檬都是對切四半,徒手擰出來的。

 

用手完成的事情,都很有吸引力,不難的,尤其可以持久。

 

也去聽了陳雪的新書發表會。像粉絲那樣早早到場,認真聽講,買書排隊,簽名拍照。有機會說到話的時候,完全說不出話來,只會傻笑。

 

心裡很介意,百貨公司的冷氣為什麼這麼強。更介意,竟然在這種場合讓我不得不分心考慮太冷的事情,實在討厭啊。

 

但回家之後,馬上又覺得,能去到現場真是太好了。

 

腦中一直在想作家說的,身為純文學小說家負擔的,不能只是讓人一個晚上睡不著覺的任務。

 

我大概知道那種感覺,讓人不只是一個晚上睡不著覺的作品,簡直是鑽進肌肉、鑽進血管,在每個細胞裡發酵著的感覺。

 

以下是日劇粉絲時間。

 

因為某種機緣重新看了《最完美的離婚SP》,本來看完本部洋溢著的幸福感,忽然變成了更切實際的、更逼人不得不去檢視自身生命的趨力。

 

我想要怎麼樣活著?

我想要活在什麼樣的生活中?

與哪些人一起?

確定嗎?

有辦法確定嗎?

 

像這樣的大哉問,在十五歲時被提出,與在三十五歲時被提出,完全是不同的問題了。

 

感謝這個世界上,還有讓人睡不著覺的小說家和好編劇。

 

 

創作者介紹

頂樓的天光。

小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