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口氣看完了六集就完結篇的《麻醉風暴》,感覺像身在凌晨三點的露營晚會,疲倦卻又異常清醒,腦中閃現各種令人心煩意亂的念頭,因為被打到了,有些片段哭了。是好作品帶來的症頭。

 

我認為這個世界上最迷人的職業是演員,排名第二的是編劇。他們都是下苦功夫才能有成績的工作。當然其他工作也是。我私心地標舉出他們純粹是出於羨慕,一點點嫉妒,但最終還是羨慕的心情。能夠身為觀眾已經非常感謝了,這個世界需要很多很多出色的作品,挑動我們的神經,畫破寂靜無波的湖水,在鬱悶緊繃之處直接丟下一顆炸彈。

 

於是如同往常,馬上上網google導演編劇演員劇組,好高興找到了採訪導演的影片,火速觀看。導演和劇中的醫師一樣姓蕭,意外地看起來年輕,說話很穩重,穿得輕便,採訪中他多次說到自己仍然想「天真」地好好創作、好好說故事,我覺得他沒有諷刺的意味,而是坦率或也有些固執地想保留這樣的創作態度,讓人覺得很安心。

 

黃健瑋飾演的麻醉醫師意外的迷人。我這樣說有點過意不去,但他完全不帥,不是帥的類型,反到把這角色中脆弱交雜固執的氣質發揮得很好,簡直像本來就是這樣的人(寫到這裡忽然發現自己對於固執這種特質有過分的偏好),是介於黑與白之間的灰色,不是明朗的但是幽默的,不多說話但很會說話,生命中有迷惘與傷痛,相當寂寞,但在醫學上、情感上仍是熱情的。

 

有段台詞他對徐瑋甯扮演的心理醫生說:

 

「我一直在想我和小瑩的事情,這二十幾年來我到底怎麼了。

當我真的愛上一個人的時候,我就會非常害怕失去他,所以我就會把事情搞砸,那個人離開我,這樣我就不會失去他了,我就不會傷心了。可是我還是傷心。

我媽癌症死之前,我一直在她身邊,一滴眼淚都沒掉。她斷氣的時候我在值班,她一個人走了,好孤單。我再也不要有這種感覺了。

然後,我想到你。我不瞭解你,我不知道你的想法,你的過去,你是不是快樂,你是不是傷心。但是現在有誰是我還想見一面的話,那就是你。」

 

徐瑋甯也演得非常好,當然角色本身就寫得很精彩。這個心理醫生不走溫柔溫情派,倒是很嗆辣明快,騎重機、穿皮衣,據說導演要她以《龍紋身的女孩》當作角色揣摩基調,冷峻的氣質很突出。連病人在候診間等她等到睡著了都只換來她直接一句:「今天我已經下班了。」(很好的個性,值得學習)但當她自我揭露想當心理醫生是為了更了解家族病史中的憂鬱症、自己有語言困難、和喜歡的人見面要練習說話五遍十遍只是因為想要完整呈現自己想表達的內容時,冷峻的感覺反而能襯托她的坦率。只佔據一點點篇幅的愛情戲也處理得很有火花。

 

順道一提,文章寫著寫著出現了好幾次重複的「固執」。上幾週在諮商時,老師聽完我(結結巴巴)對過往迷戀對象的描述之後,問了這樣一句話:「妳是不是愛上了自己的倒影?」仔細對照,似乎確實有這麼一回事。多年的謎題終於解開了的感覺,原來我迷戀的是擁有這些特質的人,而那近乎是我對理想自我的想像:聰明、有才華、幽默、理性、固執等等。固執在這個群組中有點像害群之馬,但我無法任意將它消除,先繼續就這樣放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美 的頭像
小美

頂樓的天光。

小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