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高雄之後,很自然地早睡早起,心裡有一點得意:「幸好之前沒有刻意把作息調整回來,我就說嘛,身體自己會有自己的選擇……」。說得好像很輕鬆,不過其實是去日本時不得不早起,於是很早就累了想睡,隔天再次必須早起,晚上再次很早想睡(而且也沒甚麼事情要做),就這樣自然成為一個合理的循環,回到台灣之後就改不回來了。聽起來有點像在抱怨,但其實非常愉快。早起的感覺跟想像中一樣好,沒有什麼特別好說的,但真的很好。

 

要出發之前,我有點緊張日文的事。因為種種原因(主要是懶散,我真的很愛懶散的生活),我已經很久沒有練習日文,但也實在抽不出時間重新複習五十課「大家的日本語」,最後只帶了一本類似手指日語的小書在行李中,就出發了。這種小冊子雖然有點像是安慰劑,只是帶心安的,但在飛機上稍微看一下,後來發現一整趟旅途都很受用。

 

上一回去北海道時,我還不會五十音,拿著這種小冊子其實沒什麼用處,就連照著羅馬拼音念句子,日本人也聽不太懂。但這一次我會了我會了(是以這樣興奮的感覺在日本使用日文),可以說簡單的句子,日本人也全都聽得懂,真了不起啊。不管是他們或我。我忍不住這樣想。

我們入住的民宿讓我嚇了一跳,但也很快就轉為一種奇妙的安定感。他們不鎖門。真的。大門是鑲了樸質窗花玻璃的木門,沒有門鎖、門扣或一切類似的裝置。房間門也沒有鎖,浴室門也沒有鎖(還好門外有「使用中」的牌子可以掛,不然就太刺激了),不安心瞬時轉為另一種安心。不需要門鎖表示治安很好吧。應該是這樣。

 

後來詢問老闆娘,她很若無其事又開懷地笑著說,「隨時回來都可以噢。」真方便啊,這樣就不用擔心鑰匙搞丟了。半夜我還是睡得很安穩,沒有擔心誰會突然闖進來。在台灣好像很難有這樣的安心,並不是覺得台灣治安不好,而是生活中有一種既定的慣性,認為「鎖門才是安全的」,但出去旅行,新的認知系統可以在很短的時間內被建構起來,「不鎖門也很安全噢」這樣。輕易地願意接受原來生活中覺得不可思議的事情。人的彈性非常大。

 

旅途中的九天,差不多有七天都吃得非常好,以台語來說就是每天都吃得很澎湃。我們一泊二食中的「二食」很了不起,每餐都有七到十樣菜,以當地自豪的各式各樣陶瓷食器裝盛上桌(我們去的小鎮是日本陶瓷發源地,每十家店裡就有大概六家是賣陶瓷的)。在巧遇日本黃金週的前三天,我們的「二食」由兩位七十多歲的婆婆和老闆娘的媳婦掌廚。我覺得她們有點像廚房小精靈或料理仙女之類的人物,因為在那個幾乎只夠一個人轉身的小廚房裡,有三台冰箱、兩個水槽、三口瓦斯爐、一個油炸區、以及各式各樣擺滿餐具的碗櫥。有天下午我趁著沒人偷偷溜進去看,怎麼想也想不透三個人要怎麼塞進去,而且還能一直一直端出美味的料理,好厲害。當然,我想她們總是有辦法的。

 

連續幾天吃了豪華二食之後,我發現我每天都有一些類似的讚嘆。比方說,日本的婆婆們有一種天生的美感,她們每日都挑選不同的器皿裝菜,菜與菜、菜與盤、盤與盤的選用與搭配之間,有一種奇妙的呼應。我特別喜歡她們煎的荷包蛋(不好意思啊,竟然注意這種小事),蛋黃圓滾滾地被呵護在蛋白裡面,蛋白邊緣微微焦黃,表面灑上微份量的細胡椒鹽,一戳開來又有濃稠的蛋黃會像岩漿般慢慢散開,好好好好喜歡啊。

 

另外,還有一種感覺,不只來自於婆婆,也來自火車站的爺爺、陶瓷市集的美眉、重機店的帥哥,以及這個小鎮中的許許多多工作者。說穿了,就是覺得在這裡的每個人好像都很自豪於自己的工作,以非常誠懇、紮實、自重的態度在工作。

 

說到陶瓷市集的美眉,目測年齡應該是22-25歲。在日本政府估計一週內湧入24萬觀光客的這個陶瓷大市集中,這個小鎮的主要街道到處都擺滿了陶瓷商品攤位,多數老闆們都非常賣力的吆喝著(但相對起來,顧客卻顯得非常平和安靜,這點待會兒再說好了)。

 

其中這位美眉店員,是我看到所有老闆/店員當中最賣力的一位,她以大聲公的音量,清朗甜美的音質,毫不歇息地重複著:「歡迎光臨,請進來觀賞!歡迎光臨,請進來觀賞!」。但那絕對不是重複的錄音帶式吆喝法噢,她的手勢、眼神、表情,無一不展露著對自家商品的驕傲,以及「我將竭誠為您服務」的熱情。

 

她的旁邊還有另一位年齡比她約長三歲的美女店員,她也很親切,但她是以氣質派路線婉約地向每位眼神交會的顧客點頭致意,讓我更確定了「大聲吆喝」絕對不是這家商店的規定。如果只是一時也就算了,但隨著來回巡禮以及隔天重遊舊路的經驗累積,我發現美眉店員隨時都是這樣竭盡力氣地招呼著顧客,真是太了不起了。我也因為她的熱情,走進店裡逛了一圈,很可惜沒有特別喜歡的商品。

 

剛剛還沒說完的是,在這個人潮洶湧的市集中,空氣裡瀰漫的是什麼氣息呢?首先,是演歌。沒錯,從那個鄰里廣播的小喇叭中,流洩出來的是非常老派的日本演歌,搭配每人人手一隻抹茶冰淇淋(我總共吃了兩隻),感覺好合啊。

 

再來,除了演歌之外的主要氣息是,安靜,安靜,安靜。

 

「怎麼這麼多人但是都沒有吵雜聲?」我轉頭過去問小曹。
「真的,怎麼這麼寧靜祥和的感覺……。」我們兩人都不太了解,日本人怎麼做到的,但在人潮川流不息的街道中,真的沒有什麼吵雜的聲音,只感覺一派悠閒。

 

大人帶著小孩和小狗逛街(有些人抱著狗逛街,這樣的人還不少),彼此之間聽不到交談聲,街道感覺熱鬧(但不擁擠)清爽(但商家很多)熱情(但又非常有禮貌)。我可能有一點過份喜歡日本,投射不少自己的好感、並決定就這樣無知地陷入這種幸福感中,但總之(從我偏狹的角度而言),日本小鎮真是太完美了。

 

p.s沒想到逛市集聽演歌,就覺得演歌也蠻好聽的。

 

 

 

創作者介紹

頂樓的天光。

小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