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始一週帶兩天工作坊的生活,好像有一種類似甦醒或復活的感覺。昨天睡前忍不住又翻開看了四十幾頁的東野圭吾《信》,一不小心就又熬到凌晨三點(然後就在剛剛吃早餐時看完了),感覺看小說的速度就要趕上我國中跑百米的記錄(那時我的綽號叫做閃電女俠),然而那好像不是主動的驅前,而更像是一種墜落,速度飛快、無法控制,但與墜落不同的是最後會有一種不可思議的安心將我接住,這些小說們擁有最大的魔力。

早上醒來,接到工作坊同學的信,請我派更多作業。呵呵,這是帶工作坊這麼久以來第一次有人主動要求更大量的作業,我也馬上乖乖照辦。然後看了碧月寄給我的TED影片,韓國作家金英夏以《現在就當個藝術家吧》為題,做了大約十七分鐘的演講。一開始四平八穩,但越看到後面我越忍不住跟著大笑,我發現TED演講裡很吸引我的,大部分都是講者很擅於說出人們心中潛台詞的,那種洞察人心又幽默的說話方式,常常很能打動我。

我是一個不擅長在眾人面前說話的人,即便帶了好幾年工作坊,算是稍稍有一些進步,對著八、九個人說話比較不那麼緊張了,但我都不覺得那是因為我變得擅長對很多人說話,而只是因為,我真的很喜歡寫作,說著關於寫作的話題,我會自然有一種知道自己要說什麼、並且充滿熱情和活力的感覺。

曾經我非常緊張,在大家要來我家上工作坊的前半小時,我會忽然神經兮兮地擔憂這個緊張會影響到工作坊的氣氛,於是拼命力勸自己不要緊張。但漸漸地我理解到一件事,「緊張」也是我性格中的一部分,「不要緊張」其實是一種對自我的壓抑。這份緊張是奠基在我對呵護自我形象的需求、以及想要將事情做好的期待上,我不可能捨棄緊張,而保全這些需求與期待。我也不能假裝我不在意這些需求和期待。

不過近半年來,這個緊張也被工作坊的老同學們治癒很多。不是緊張不見了,而是我發現緊張也沒問題,不太影響大家專注寫作的狀態。有某些時刻,我甚至有種一閃而過的念頭覺得,噢,我開始對呵護自我形象這件事鬆綁一點點了,噢真是太好了。這個一點點,對我非常重要,非常重要。

然後呢,真心話大冒險議題最近有如連續劇一般熱烈上映,幾乎已經到了滿場加演的地步,我開始想要仰天長嘯了,但應該是笑啦,因為真的開始有一種滑稽的感覺,我想我也越來越清楚這個功課所為何來了。我心裡覺得:真不容易,真─的不容易啊啊啊啊。但也有一部分渴望去練習、經歷,目前繼續努力中,希望能慢慢撥雲見日。

最後,附上金英夏的TED演講,請大家一起來愉快一下吧。

 

創作者介紹

頂樓的天光。

小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