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有兩間衛浴,一間開窗,一間靠抽風機運作。麻煩的是,開抽風機的那間經常有菸味。那時期建造的大樓差不多都有一樣的裝置,住在同一棟的住戶共用一個抽風系統,只要有某一層樓的住戶在廁所抽菸,其他十四層樓的人就要一起吸二手菸。

 

        我想起十幾年前在實習職場上認識的美女實習生H,我攻文字她攻攝影,偷閒時我們蠻有得聊。H和其他穿著時尚、擦著彩色指甲油的實習生不太一樣,主要是她有一張不太需要用化妝品雕琢就很好看的臉蛋,隨便穿件T恤和牛仔褲就稱得上美女,一頭蓬鬆飄逸的長髮也足以去拍洗髮精廣告,但她個人不太關注自己的美貌,舉手投足沒有矯揉造作,我們說話時她總是兄弟般口吻。

 

        實習結束後,再過了一年,我們都從校園裡畢業,分別住在永和的舊公寓裡。忘了是什麼緣由,某日我忽然興起了去找她敘舊的念頭,也想順便看看H住的地方是甚麼樣子。

 

        剛走進去就是一陣驚呼,不愧是搞攝影的,室內佈置很強嘛妳,我開門見山就想虧她,其實是喜歡這個人,講話起來不必客套。她把床鋪佈置成既是床又是沙發的樣子,在大部份的家具上都鋪了一層厚厚的織布,顏色繽紛但內斂,整間屋子散發著異國風味。牆上拼貼了些好看的海報,桌上有《情書》裡中山美穗去小學拍照的那台骨董拍立得,櫃子還擺著幾隻造型詭異但就是好看的人偶。單人套房,有桌有床,一廳一衛,以我們剛畢業的財力,那差不多就是極品了。

 

        我們很快懷舊了一會,話題不知怎麼地就帶到了H的男友,我隨口問起了他好不好。「他神經病!」H突然衝出這一句,再聊下去,我才知道原來H男友家裡發生了大事,過年時哥哥意外車禍過世了。「我安慰他,沒想到他卻跟我說他好恨他哥,說之前要借他的錢現在泡湯了,就算要死也應該先把錢借給他再死……」。

 

        於是我大概聽懂了「他神經病!」這句話的意思,正要拿杯水轉換一下情緒時,轉眼間就看見長髮美女H已經蹲在浴室門口,正用打火機點燃手上的ESSE涼菸。H大概看懂了我眼底下的疑惑,一面抽著菸一面說:「我每天早上都要在浴室抽一根菸才有辦法醒過來。」

 

        環顧套房,這裡是可以開窗的,但我又忽然明白,打開窗子、在可能被街道路人看見的視線裡抽菸,與在浴室般具有私密感的空間裡抽菸,是截然不同的感覺。

 

        憶起這件往事的一瞬間,我忽然就不氣那位在浴室裡抽菸的鄰居了。

 

 

創作者介紹

頂樓的天光。

小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Min
  • 看完馬上去google ESSE
    XD...
  • 這也是我最喜歡的牌子^^

    小美 於 2013/09/23 16:24 回覆

  • 王子麵
  • 謝阿呆,我喜歡這篇文章。看著你這篇文章,我竟在心裡冒出最喜歡的短篇小說家之一瑞蒙‧卡佛的名字。你如果沒有時間寫長篇小說,也一定要繼續寫短篇的...小說或散文都可以 : )
  • 謝阿呆
  • 王阿麵,我一直都有在寫噢,只是寫得很慢很慢,也越來越隨興。
    寫東西和看小說,是這輩子想要一直做下去的事。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