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早餐店匆匆忙忙奔逃出來,因為手上的小說讀得我過分激動,再下去就要哭出聲音來了。快步邁出店門口,迅速戴上安全帽騎上車,然後才能在毛毛雨中盡情地流眼淚。小說中寫到心坎裡的那些情節,讓我想起了媽媽,想起多年前的某一晚做了一個火燒遼源的噩夢。那時我還和媽媽同住一個屋簷下,半夜驚醒後,踟躕了幾秒鐘,還是無法克制恐懼波濤洶湧,於是抓著小被子就走進媽媽房間。

 

    媽媽還沒等我開口就醒了,她有不可思議的母性,黑暗中她似乎無須倚賴眼力就能立刻察覺到我不對勁。我說,做了一個可怕的噩夢,好可怕好可怕。媽媽毫不猶豫讓出床邊位置就說,那跟我們一起睡好了。那時我已經不是小孩,要和媽媽同睡仍感覺心裡彆扭,突然爸也醒了,模模糊糊又把位置讓得更多給我,說,床很大,美萱今天晚上睡這邊就好。

 

    我躺了一會,不敢完全放鬆下來。十幾年來,沒這樣和爸媽一起躺著睡覺過,噩夢的恐懼稍稍退潮,彆扭卻竄上心頭,半小時不到我就打算起身回房,爸媽都留我,其實我還怕著,卻逞強著說沒事了,已經不怕了,你們快睡吧。

 

 

    我曾懷疑過文字,懷疑它們也是戲劇性的一部分,一不小心就會將我陷入泥沼不可自拔。但早晨在雨中漫哭時我忽然覺得,若不是讀了手上這小說,我恐怕會錯失更多好好去愛的機會。不只是這一次,而是一次又一次,文字總能將我從深淵中解救出來,哪怕它只是一個媒介,哪怕就連需要解救的根源都只是幻象,我卻常常從那兒接收到紮紮實實的愛。

 

    謝謝申京淑,謝謝她寫下《請照顧我媽媽》。在今晚之前讀完這本小說真好,因為晚上要開始展開這一期的寫作工作坊了。窗外雨勢忽大忽小,空氣裡充滿著灰塵被洗淨的乾淨氣味,感覺一切通透澄明。能與文字以各種形式交會,是我此生最大的幸福之一。

 

    感謝我媽媽,她總讓我去做我想做的一切。

 

 

創作者介紹

頂樓的天光。

小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