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之間我明白,我們都太害怕,太害怕我們已經走到這個年紀,我們已經累積太多失敗的經驗,認為此時的我們已經沒有揮霍歲月的條件,所以我們不斷評估著彼此,想要有確定的、夠好的、值得延續到未來的所有明示與暗示。如果沒有,我們就被恐懼包圍,一個急著退出,一個急著抓取。

 

原來你也害怕,你也渴望被全然接納擁抱,渴望對方不帶一絲懷疑,於是當你被質疑時你退縮了,也許你不再允許自己有受傷的可能。你想要的其實跟我一樣,我們都只是渴望愛,卻又一直反覆探問,這是不是?這到底是不是?

 

探問的本身即是一種缺乏,一種對自身的貶抑。我花了很長的時間才看見這一點,卻又忘記它,然後再看見、再忘記,直到它成為一種循環,我才慢慢明白且肯定,知道自己終究會想起來,終究能以安然的信心,取代那焦急的探問。

 

這是看完《黃色大象》之後,我在腦中盤旋著想要寫下來的東西。

 

觀眾席沒有坐滿,我本來以為它會只是一部日本小品電影,想要傳遞簡單樸質的愛,以為它會把一切都說得舉無輕重,仿若電影真的只是一個理想世界的再現,只是像棒棒糖那樣的東西。

 

雖然那樣就夠好,有時我也非常喜歡那樣的電影,甚至,也許如此解讀這部電影也完全沒有問題,但坐在觀眾席中的我,卻在觀影過程中再次感覺到,正是這樣的舉無輕重,超越了那些充滿戲劇張力的情節,也正是這樣的不加追問,人與人之間才有可能挪出一個空間,將那些虛幻的猜疑、恐懼、不知所措,以一笑置之的方式去面對。於是乎,那些猜疑、恐懼、不知所措,才沒有因此被留下來,它們不得不退場,不得不被真實取代。

 

 

創作者介紹

頂樓的天光。

小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