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雨打在冷氣機殼上,發出清脆的叮咚聲,我翻了一夜,似睡未睡,整個屋子充滿陰天的氣息,涼爽而昏暗。心裡有兩股力量在打架,它們很疲累了我也是。貓咪們蜷縮在柔軟的椅墊上,以小肉球遮住雙眼,他們一定也能感覺到外面下著雨、今天沒有陽光,於是看風景的例行公事也暫停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類似放颱風假的感覺,一點點蕭條,一點點提不起勁。

 

傷害之所以存在,是因為我以為自己可能受傷,也以為自己傷得了人。許多年前,這個故事也是這樣演,那時我並不知道,我讓對方承受了這麼多的內疚,我以為我只是小心翼翼地把自己放在幽暗的位置,以盡可能的無聲和寬容,換取一些些注意與疼惜。然而我真正想說的竟是,其實我也有一顆非常驕傲的靈魂,卻願意為你將自己摺疊壓縮,靜靜在角落無言等待。多年後我才明白,那並非寬容而是怨懟,是那種最讓人難受的責備,難以反擊、難以退場。

 

我仍記得那個夜晚,你還沒抵達之前,我一個人拿著小相機在校園裡拍照,也許下意識中我已經設定好那會是最後,所以想要留下一些什麼。如今想起來,你那樣離開也是一種必然,是我讓你難堪,也讓自己難堪。或許在年輕的當時,我真的用盡力氣要把自己放在難堪的位置,雖然非常傻,但當時的我天真地以為,愛與傷害必然連結在一起,以為痛苦是在乎的證明,以為這樣的缺憾是人生中的必經道路。

 

這些年來,生命故事繼續流轉,我發現,這樣的場景像一卷複製的錄影帶,它們仍在我的生活中上演。我對你抱歉,也對當時的自己抱歉,事實上,我也對他以及現在的自己抱歉。但我想說的不是抱歉,我們都無意傷害彼此,我們也都曾經珍惜過許多美好的片刻,這些其實才是真的。

 

我想要更勇敢地擁抱愛,即使最後那個形式並不是擁有,我也不想再把傷害與愛混淆。所以謝謝,我想說的是謝謝,謝謝我們曾經敞開心扉,把自己交到對方手上,如今我已經看出來,那是我們在這世上所能得到最好的禮物之一。無關時間長短,無關是否永恆,或許應該說,我終於有點明白,一瞬即是永恆,是怎麼樣的情懷。

 

在這其實虛幻的世界中,我曾經從愛過的人身上領受過真實,也曾給出過真實,但願也相信這個流動將會繼續下去。

 

所以,現在我等待。無論生命將把我帶去什麼地方,我想那都會是最好的安排。

 

創作者介紹

頂樓的天光。

小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王子麵
  • 黃錦樹是我少數欣賞的創作者兼學者,這篇文章http://news.chinatimes.com/reading/11051301/112013052000067.html很打動我,看著他的文章,讓我想起你blog的文章,你的文字,就像是他說的擁有「經驗及情感本真性」的黃金之心吧!(這是我的第三次留言,希望會成功,我雖然不知道萬物的目的,但我真的想知道為什麼前兩次留言都失敗了><)
  • 謝阿呆
  • 王子麵,我終於終於看到妳的留言了!(萬物的目的有時候真的很令人困惑)。我也希望自己的文字一直是出於經驗及情感本真性,那也是我最舒服的一種寫作方式,但話說回來,我也不會寫小說啊......

    高雄一見真好,久久一次的說話聊天,雖然妳即將去到另一個城市,但我想,我們的距離真的會更近一些。非常期待瑞穗的好山好水,等妳去到哪裡,我想那裡也會變成我非常喜歡的地方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