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認真想要做好一件事情的時候,時間會突然變得不太夠用。

 

今天早晨八點多起床,心中竟然浮現「啊……太晚了……」這樣的o.s,我想這個念頭遠比晚起更令我感到驚悚,畢竟,我一向是以睡到自然醒著稱的人種。

 

開始自己下廚之後,似乎有一股潛藏在內心深處的勞動慾望被喚醒差不多潛藏了三十幾年左右)我竟然忍不住乖乖地在每週二及週五固定去樓下的流動菜車買菜,接著回家把食材乾乾淨淨地放入冰箱擺置整齊,下廚時一面料理一面收拾,碗盤在當天就清洗完畢放入烘碗機,並且兩天拖一次地板、三天洗一次衣服,就連亂成一堆的螺絲起子和壁虎釘之流工具,都用夾鍊袋分門別類地裝好放在有把手的小抽屜裡。

 

好像變成一個家事狂。

 

我大概可以理解,這是在我混亂無明的生活狀態中,最容易掌握也最能達到立竿見影效果的事情,它其實與勤勞沒有任何關係,反倒比較像是大海中的一塊浮木,讓我得以暫時靠在上面休息一下。當我看著乾淨的流理台、發亮的瓷磚地板,和一整排被太陽曬得暖烘烘的衣服,我就能摸摸自己的頭對自己說:妳做得很好。

 

其實,這句話許多人都對我說過了。往來的朋友大多是非常溫暖的人,但也不僅是出於友善,在這個年紀上,我們都開始明白,無需與自己的處境對照或比較,每個當事者的難題對那個人而言,都是不容易的。如果一句溫暖的話可以帶來一些光亮,我們也都比過往更願意說出口。這也是我覺得變老其實很好的其中一個原因。

 

早上出門的時候,一關上門就後悔了,我驚覺到,手上除了錢包、手機和購物袋之外,沒有……鑰匙。其實這樣的時刻,腦中可以編纂的劇情真的很多,比方:「真是太好了,連鑰匙都沒有帶,我的生活可以再悲慘一點……」。但這念頭一跑出來,另一念頭就升起:「好拉,不要再演老掉牙劇碼了,快點打電話。」然後我快快撥了手機給老弟求救,沒想到他老人家還在睡覺,只好再撥給老爸,沒想到他老人家也在睡覺我真的覺得我們這些姓謝的,常常被老媽叨唸也不是沒有原因的),但最後老爸還是騎著帥氣的摩托車過來、以一隻銀白色的備份鑰匙解救了我。

 

然後,我也在一邊等老爸的這段時間裡,買到了今日食材,分別是:筊白筍兩根、蘆筍數把、蛤蠣一斤、傳統豆腐和蛋豆腐各一塊、杏鮑菇一盒、蘿蔔糕一條、豆皮五塊、甜不辣四根,最後還得到菜車阿姨免費贈送的青蔥一大把。我真的太愛菜車了,在這麼近的地方就能買到菜市場等級的食材,也算是破除我悲情劇本的一大功臣。

 

所以,今日戰績一好一壞,還沒有突破性的安打,但也還沒三振出局,雖然不知道這局比賽底要打到什麼時候,但今日天氣晴朗、而我身體安康,只要人還在打擊位置,我想我就會好好揮棒。

 

 

 

 

 

創作者介紹

頂樓的天光。

小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