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床邊有個小邊桌,除了兩隻小玩偶和夜燈之外,偶爾會放著睡前閱讀的書本。雖然只是很小的桌面卻讓我非常安心,它讓我可以不必爬起來把書放好再鑽進棉被,每晚都能盡可能帶著閱讀之樂的心情入睡。

 

最近一直在看《村上收音機2》,之前說過了,其實都是每篇不到一千字的小短文,不會蘊藏複雜深奧的想法,也沒有曲折離奇的故事,但最近發現,我竟然開始有點著迷。比方說,時間差不多該關燈入睡了,心裡一面想著:把這篇讀完就睡吧。一旦讀完這篇之後,手指卻自動翻頁,另一個念頭又說:再看一篇也沒差,頂多五分鐘。等到這篇也看完了,不由得覺得:好像五分鐘還沒到,很短嘛,不如再看一篇。結果就這樣比預定時間多看了三、四篇,才有點不甘心的關起書本,而且,還一面擔心剩下的篇數越來越少。

 

雖然這樣說有點沒禮貌,但我喜歡村上春樹的散文遠勝於小說,如果說得更直接一點,有幾本小說甚至讓我非常火大,看完之後心裡熊熊燃燒:「這位大叔根本就是想到什麼就寫什麼毫無結構可言,鋪梗完為什麼不收尾呢,害我一直在等待某事發生,結果卻什麼也沒有,這樣很亂來耶。」但當然不是每一本都這樣,《挪威的森林》就非常好看,歷久不衰。

 

不過由於不喜歡的比例過高,近年來我都直接跳過他的小說,反而變成蠻忠實的散文迷。但為什麼被他的散文吸引呢?認真回想他寫散文的調調,第一個閃過腦海的感覺就是:自顧自地寫著。這在小說中是個大缺點對我個人來說),小說的細節需要縝密細緻的安排,就像同一組拼圖般完美地契合,最後才能讓讀者有一種全身毛孔都舒張開來的暢快感。但如果是散文,好像只要慢慢把心裡想的事情寫出來就好了。

 

說起來簡單,但真正能做到也很不容易。還好村上大叔有個非常迷人的寫作態度,就是不會扭扭捏捏,即使想到的事情說出來好像不怎麼合適,他也不怎麼顧忌就寫出來,但並不是那種義憤填膺式的「我才不管別人的想法,只要我想寫我就寫出來」,倒比較像是一面笑著賠罪一面輕描淡寫把這些想法說出來的感覺,讓人沒辦法對他生氣,也不會討厭他。

 

我想那應該不是他的寫作技巧好,而是天生個性就是如此,其實蠻好的。

 

 

創作者介紹

頂樓的天光。

小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