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美

 

在電視機前,看到吳朋奉聽見自己得獎,不可置信地起身,那完全楞住的幾秒鐘,我腦中立即閃過他在田邊念那首詩的畫面,莫名感動。看見王蕙玲寫徐立功,「當你看見有許多人的第一次是和他連結在一起,你就知道一切並非偶然。他從口袋裡掏出來給你的不是錢,是信任和希望。」我有點想哭。然後,劉梓潔拿下最佳改編劇本獎,靜定地說完感謝詞,我眼前跑過無數曾經有過的念頭,知道如今它們已經不是最重要,才突然發現,眼前所見到的一切,如果我願意,都會成為我的支持,但並不是支持自己變得如何又如何,只是支持自己更享受的去做自己所愛之事。

 

農村報導終於寫完了。我並沒有爆裂式的開心,只是感覺緊繃的弦一根一根放鬆下來。不必再奔波於火車站客運站或者找不到任何站牌的山路,不必再細細瑣瑣地用筆記下對方說過的每一句話,也不必緊抓著時間一直想:這樣來不來得及在截稿前寫完?──即使在我真正準時交稿的那一天打電話給對方,○小姐仍然如同往昔,不在辦公室,沒有任何交代,彷彿忘記簽約合同上的那一個日期。

 

但這全都沒關係。

 

我慢慢了解到,努力讓別人的作為符合自己的期待,是非常內傷也外傷的事。她將面對她的人生,而我將面對我的,現在我做完了這件事,要進入下一件事了,跟她一點關係也沒有。若是非要等到她的百分百回應才能繼續往前走,那麼我根本就沒有往前的可能。

 

我接受她不聞不問。

那完全是她的事了。

 

 

早晨如同往昔,帶著書去早餐店吃起司蛋餅配玉米濃湯。

 

途經樓下的的人行道,師傅們正分頭敲開紅地磚,一瓦一瓦整齊地排列好放在路邊。我問其中一位吃檳榔的:「請問是要重鋪地磚嗎?」他啟動紅色的嘴唇說是,我突然就開心了起來,立刻跟他道謝。

 

他不知道,我出門前看到隔壁的工地以超級巨響分貝挖著地基,先是一陣皺眉,然後立即察覺到自己不打算以負面能量來看待這即將和我共處兩年的工事,於是決定要轉化想法:「既然都要蓋了,那就祝福他們蓋出一棟健康的大樓,讓更多人可以愉快地在這裡住下來,像我一樣深愛著我的房子。」才剛講完這一段話不到一分鐘,就立刻發現平時老覺得坑坑疤疤的那條人行道要重鋪了。

 

我知道,它也在回應我的善意。

 

幾年前,我認為批判是最有力量的態度,如今我才終於懂得什麼是柔弱勝剛強。那不代表我們什麼都不去做,只是,不以抵抗的模式去生活。

 

我知道我可以一直討厭那棟可能會遮住我家客廳陽光的新大樓,一直吐嘈沒有良心的建設公司,一直批評偏袒利益的公家部門,但它已經開始蓋了呢!在那之前,我已經耗費不少心神攻擊它。我發現,如果要延伸我內在的劇本,到頭來可能只會滿腹怨恨之意。

 

而恨意,一向只會增長恨意。

 

這樣說起來,我可能會把選票投給那位○○候選人,她在第一時間召集了會議,請那棟新大樓的建設公司,和周邊各大樓的管委會說明未來工程的進行,並成功的協調把兩棟大樓的棟距,盡可能拉開到最長的距離。

 

她沒有扯開喉嚨罵人,或為誰撐腰,她只是務實地搭建一個溝通的平台。

 

我不知道她在其它部份做得怎麼樣,但這一點,讓我很感謝。

 

 

寫完稿子的晚上,我坐在客廳的藍色地毯上,揣揣不安,但還是想說出來:「寫完這些稿子,我就沒有藉口不回到平日的寫作了。我知道我渴望了好久,但也知道我仍然害怕,害怕寫不好,寫得不順利,寫得不滿意,我知道我會盡一切努力去寫,但我同時知道我的恐懼,我逃不掉。」然後小曹說,恐懼沒關係,但是不要抵抗,直接去寫就對了。

 

不要抵抗,直接去寫。

 

多麼熟悉的語言啊。是我從娜娜那裡得來的金玉良言,經常在工作坊中分享給一起寫作的朋友,現在,又從小曹的口中傳回來,成為給我的最佳忠告。

 

這真像打坐,你永遠沒有「學會」這件事的時候,這一次你做到了,不代表下一次你也能如法泡製,你只能與之同在,時時接納自己的狀態,然後溫柔地為自己、或接受別人為你指路。

 

創作者介紹

頂樓的天光。

小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水雲
  • 我很有共鳴呢~
    最近時常想起,那天在玫瑰堂裡,彷彿是聖母瑪利亞告訴我的:
    你要超越平靜與不平靜。

    超越不平靜,我知道,是一件還算熟悉的事情;我知道,我可以離我的動盪起伏幾步遠。

    超越平靜?那是什麼?平靜不是很好嗎?為什麼要超越它?

    但其實,我心底深處明白這件事我一直都明白,只是終於來到了實踐的時候。

    親愛的小美,我們繼續走~
  • 毛兒:
  • 「不要抵抗,直接去寫」我的眼角也有點泛濕。
    上次你的電話正是我最低潮的時候,
    我一直很抗拒去承認自己那麼不會,
    但電話結束,我擦乾眼淚,坐回位子繼續去面對。
    就像小曹說的,別再想著去抵抗,直接去寫,
    管他寫的怎樣…
    於是我今天終於寫出1400字的讀書計畫。
    雖然明天我得想辦法刪到1000字以內,
    但就是去寫就好了。
    小曹,你真神耶!
    小美,你真好,給我最及時的擁抱!
  • 小美
  • dear水雲

    好的。我們繼續走。看看接下來會是什麼。

    dear毛

    想像你掛掉電話,然後擦乾眼淚,繼續回到位子上寫讀書計畫....
    真是好難。我懂。

    想起三年前我也曾經在寫到快要崩潰的時候打電話給你,
    我說,我不知道等一下要怎麼去見老師,寫得這麼爛,寫得這麼痛苦,
    我能跟他說什麼?
    我一直都記得你跟我說,老師是個很敦厚又很溫暖的人啊,不要擔心,就把你真正的心情告訴他。

    於是我抱著這樣的心情去「受死」。
    結果不但沒有死,根本就是起死回生。
    回來之後,我也是擦乾眼淚,繼續往下寫。

    我想那天打給你,大概就是三年前的力量,從你身上到我身上,然後現在又回到你那邊了。

    加油!一切都會沒問題的。還有,我隨時都在電話這頭噢。
  • tree
  • 好喜歡你的最後一段!
    我前陣子也有這種體悟,
    總覺得一直在反覆某種模式,
    再加上看了挪威的森林我簡直是憂鬱到爆,
    但我也總是相信,
    那些反覆是為了讓自己越來越清楚!
  • 為「越來越清楚」乾一杯!
    我最近的體悟是,人生中有大部分時候,我們都在和同一個議題周旋,同一個問題,只是不同的面向、層次、深度、和展現的樣子。
    能夠越來越清楚,是很值得感恩的事。

    也恭喜小樹又要往新的階段邁進啦!

    小美 於 2010/12/05 18:27 回覆

  • Vera Chang
  • 看到這篇文章覺得很感動....
  • 小美
  • dear Vera

    我好久沒有寫部落格,今天正要發表文章前,你就來留言了,怎麼這麼巧呢。看到妳出現很開心,妳好嗎?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