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美

 此時我可以很篤定的說,生活裡有兩件事讓我感到愉快。第一件事是昨天晚上首次造訪嘗試的泰式按摩。在那之前,我已經把金錢的限制和憂慮暫時擱下,也不管黑夜翩然來臨的指針已經走到十和十一中間。街上不乏人潮,通亮的店招和車輛大燈互相輝映,我徐徐駕車,在頭腦裡輸入「拜託現在不要想工作或沒寫完任何東西」的指令,期望現實中的泰式按摩不若想像中駭人,不要折斷我的筋骨,也不要用髒毛巾在我腳底板搓來搓去。

 

於是在轉角進來的騎樓下停好車,輕裝簡行,拔了鑰匙之後準備一探究竟。上樓之前聞到隔壁診所開幕誌慶的香水百合花,頓時覺得信心大增,猜忌不可有,好好祝福和祈禱就是。一名泰國女子導引入座,先換了拖鞋,再把腳擱進木桶裡舒緩浸泡,我攤在竹編的沙發上跟接待人員說謝謝我不想看電視,就用遙控器按下電源,鄰座的男人沉迷在手機按鍵裡沒有抬頭。我連對他抱歉都不用,真好。

 

按摩房裡只有一盞微弱燈光,乾淨、簡單、播放柔美的輕音樂,我換上薄如羽翼的開襟短衣短褲,一面望向房裡唯一的大窗子。窗後玻璃貼了一層戶外廣告,顯露出左右相反的電話數字,外頭的人肯定看不進來,我倒貪戀起半透光廣告紙帶進來的夜色微光,感覺此處又隱密又開放,讓我這沒膽又膽大的人兩端都受寵。

 

她按得極好。每一力點都精確無誤地崁入我的筋絡,點到、使勁、趨入、抽開,我的呼吸自然無誤配合她的腳,又緩慢又深長。有好幾個片刻我都和自己的身體萬般靠近,聽懂了它對我說的一切,它說:「呼-吸─呼-吸──」。我忘記我刻意想忘記的俗事,也忘記其他記不記得都不重要的事,此時我在意我的小腿正在被全心全意照料,我的頭皮細胞頓時活絡,我的脊椎張開保護傘,我的手掌被埋入土中。

 

結束時我的聲音自然變得低沉,感覺肉身與十二點的空氣互相融合,所有的動作或語言都沉靜下來。她說我是她第一個從頭到尾沒有喊痛的客人。我說我好像做了一場瑜珈,專注、呼吸、當下。我不是忍耐,而是享受。她受寵般說了好幾次謝謝,雖然我才是應該道謝的人,可是我又完全明白千里馬遇見伯樂的感動。同時也覺得自己非常渺小,這城市隨處都是了不起的人,雖然往往表面上看不出來。

 

第二件讓我愉快的事情是逛圖書館。這並不適用於任何一間圖書館,而是只適用於一間圖書館。這間幾個月前才開幕的市立左新圖書館,沒有老建築潮濕陰暗的霉味,取而代之是明亮寬闊的走道和閱讀區。日光燈總是全部打開,不會為了節能省電而刻意忽略園藝區及舊雜誌區的照明。雖然某些書架仍虛位以待,但經常可見還沒放入電腦選單且讓人眼前一亮的好書。其中最讓我竊喜的則是一件小事,在每次借閱的十本書裡,就有三至五本的高比例是從來沒有人借閱過的新書,我在到期單上驕傲地蓋上第一個藍色日期戳章,撫摸且呼吸乾淨柔滑的紙張。

 

雖然櫃檯人員和任何其他地方的櫃檯人員一樣生硬單調,也不樂意回答艱難的問題(比方這本書電腦裡顯示有庫存但架上找不到),但他們為公家服務單位豎立亙古不變的保守勢力,致使這世界永遠都有值得進步的理由。

 

        順道一提,促使我寫下這兩件事的始作俑者是今天早晨的書友西蒙‧波娃小姐。遂以此為名。

創作者介紹

頂樓的天光。

小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宓真
  • 好美的後遺症。(陶醉)
    小美這篇的文字不知為何讓我覺得非常精準,非常沉靜,非常揪我心XD~

    是說我有準備小禮物給你跟小曹哦,
    生日禮物跟卡片也揪著我問甚麼時候才能去找新主人~(賊笑)
    (但還有一個生日禮物還沒到我家...@@)

    這樣聽了有沒有很想找我去你家拜訪?(眨眼)
    --嘿嘿雖然我誘之以利,但還是要以貓咪跟你們的情形為重呀~(抱)
  • 小美
  • 小宓同學你就是這麼貼心啊....我家二貓要是知道有人這麼為他們著想,怎麼說也應該乖一點啊。
    這兩隻一大一小的傢伙,時而親暱時而扭打成團,有時我甚至懷疑姆姆是不是想吃掉kaka,
    但過不久隻後兩隻貓又風平浪靜的互碰下巴,或者相偕趴在飼料盆前面拜託我多倒一點飼料,
    好像他們兩個才是一國的,實在很好笑!

    目前兩隻貓的懼怕生人程度仍然有待考驗 (兩貓各有各的毛病),我想,再給他們一點點時間吧,
    雖然很期待你們來玩耍,不過還好現在我們每週都有機會先在「外頭」見見面啦....
    生日禮物可以等到來我們家玩的時候再一起來,更有FU...
    讓我們一起誠心誠意為姆姆和kaka祈禱吧!

    另外,這文章都要感謝西蒙小姐,我實在太愛她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