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7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小美

    

我真不敢相信,連這一隻筆…也斷水了。我得說,這是我在北賽普勒斯遇到的第一個神蹟。

 

What?!

 

這樣說好了,在出發前,我信誓旦旦地向所有知道我要出國的朋友宣稱:「此行我要好好寫作。」所以當然囉,我從一上飛機開始──不,正確來說是從小港機場開始──就馬不停蹄地動筆寫著,而且一點問題也沒有。

 

這趟我此生最長的國際飛行,一共要轉機三次,分別停留在香港、杜哈、伊斯坦堡,耗時超過二十四小時,最後抵達北賽普勒斯,並且停留兩個禮拜,進行我不太清楚將如何發展、但決心順從一切發生的「修行之旅」。而我也已經準備好要用我專業的作者心靈去迎接這趟旅程了──事情本來是這樣。

 

但就在香港機場,寫下第一篇手札的第十六行時,我的黑色鋼筆竟然沒水了。我明明記得不久前才剛換了筆芯啊,但此時把筆殼拆下來查看,墨管內確實只有沾黏在內壁上的幾小滴墨水,我非得換上自動鉛筆代用不可。

 

但顯然這樣還不夠,抵達北賽普勒斯的當晚,我正在凌晨三點半的廚房大木桌上一個人默默進行第三篇手札,開始寫了還不到十分鐘,自動鉛筆就再也按不出任何筆芯。

 

那時經過三十小時的飛行,以及抵達北賽時就立刻進入「神聖夜」的奔忙,我已經兩眼昏花、體力潰散,要不是為了等待十分鐘後的晨禱,我這時絕不可能醒著寫東西。然而就在這種時刻,竟然沒筆芯了!(別懷疑,我的行李箱裡絕對沒有備用筆芯這種東西。)

 

就在這時,一個清楚的直覺,「啪」一聲撞進我的腦袋:「別再寫了!」

 

我不可置信地抬起下巴、仰頭,勉力丟出這個問句:「啊…你的意思是說,叫我停筆嗎?」當然,我沒有真的在這空盪的廚房裡發出聲音來,事實上…我在對誰說話啊?我才第一天抵達這個伊斯蘭蘇菲教區,那位「姑且稱之」為神或阿拉或上主或宇宙更高力量什麼都好的大人物,就馬上要對我開示了嗎?

 

如果是的話,這還真是一大打擊。

 

小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小美

 

今天早晨意外讀完了《行人》,這是我的第一本夏目漱石,在出國前就陸陸續續讀著,但始終沒有完成。我一直以為,像這樣肖象被印在鈔票上的文學大師,寫出來的東西會令我退避三舍,但這一本小說自己為作者做了最好的反駁。

 

仔細回想,整本小說中幾乎沒有什麼大情節可言,且故事所及盡是發生在父母兄弟朋友間的日常作息和對話,照理說應該很無聊才是。但夏目漱石(這位集肺結核、胃潰瘍、糖尿病於一身、和太宰治很有得拼的作家)有種很特別的筆調,大概就像是有人一面吃泡麵一面摳腳看起來屌兒啷襠的樣子,然後突然間對正在播送的新聞說出了很犀利的評論那樣,既輕鬆又莫名地充滿力道。

 

小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小美

 

親愛的大家,我這樣算是很懶惰的作法,不過先以照片示人,也算是有所努力對吧!
這次拍得很少,而且拿了很不熟的超小相機,粒子很粗,晃得很厲害,但看在花長裙和花頭巾的份上,就請大家享用啦。
 
 
 照片 071
  

小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