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5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小美

 

我記得,我是在一個禮拜前開始跑步的。在那之前,我有大約十年的時間沒有在運動,不是這十年內不曾遊泳、爬山、打羽毛球,而是我從未持之以恆的做一項運動超過三天。

 

運動對我來說是件苦差事,偶一為之很愉快,若要養成習慣簡直要我的命。

 

但這次不太一樣。我不是覺得「我應該要做運動」,我是完全著迷了。一天不跑,就感到心癢。

 

沒有經過鍛鍊的心靈,是無法成就任何事的。」

 

究竟是怎麼開始的?應該是因為重讀了村上春樹的書《關於跑步,我說的其實是…》,受到了感動。

 

開始跑的第一天,我戴著印有英文字的鴨舌帽,身著沒有彈性的卡其色短褲及棉質寬肩T恤出發,總而言之是非常古怪且不適合運動的裝扮。不過剛跑起來的時候感覺很好,呼吸順暢,節奏穩定,也沒有哪裡不舒服的感覺。

 

我打算沿著美術館公園跑一圈,它的輪廓接近長方形,因此這個路線大抵可以分為四段,我從其中的一個角開始跑起,第一、三段較長,二、四段較短。剛上路時我心裡雖然期待全程跑完,但實際上並無把握。

 

沿途慢跑和散步的人很多,我並不孤單。以前我以為慢跑是非常寂寞的運動,我認為跑步時什麼也不能做,可能會閒得發慌,甚至有一種「這個世界正在不斷運轉我卻停滯下來」的焦慮。但真正身在其中時,我發現,它並不像想像中那樣充滿壓力,而且意外地帶給我很多新奇的感覺。

 

那一天,我其實正煩惱著接下來的工作坊課程該怎麼準備、即將截稿的文章該怎麼寫,腦子亂糟糟的,有一些零星的想法,卻無法讓它們活躍起來。

 

小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小美

   

中東地圖+.bmp  

 

七週的兩個寫作工作坊結束了,專欄的文章交稿了,即將缺課的日文課已經安排好補課事宜,所有的帳單也暫時得到緩解。接下來,要準備出國了。

 

一直都覺得不太真實,在今年二月初決定的北賽普勒斯修行之旅,從最初的想想、到決定要去、到預訂機票、到籌措旅費、到辦理簽證、到準備細軟,每一關都好難,但竟然也一一過關,眼看旅途就在眼前了。

 

我會在旅途中把握機會寫作,這是我給自己的功課。

 

在行前還有太多心情等待沉澱,太多瑣事等待完成,就請大家期待我回程後的旅行報告囉。此時我對這趟旅程所知仍然很少很少,但是我想,去了就知道。

 

6/1-6/14我會在北賽普勒斯,請大家給我無限祝福。

 

小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小美

 

●「我體恤這些愛我的人,我把自己安頓得好好的,為什麼我的心裡沒有平靜的感覺?」 

 

六個月後,根據不斷追蹤的結果,我決定開刀摘除那顆水瘤。

 

坦白說,我是非常害怕的。醫生告訴我,腹腔鏡是蠻安全的手術,衛教師告訴我,這只是很小的手術。

 

我不是沒有聽見這些話,但腦中隨即產生一大串問題:如果真的失敗了怎麼辦?如果取出水瘤之後才發現是惡性的怎麼辦?手術有沒有可能感染或有併發症?取出之後以後就不會再長嗎?

 

我那擅長編造戲劇性故事的頭腦,立刻又啟動它的所有機制,在我最脆弱的時候大展身手。

 

小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小美 

 

●我不斷創造新的低潮,且在那個龐大的漩渦中無法起身。

 

二○○九年年底,我在婦科例行健康檢查中,發現了卵巢裡的一顆水瘤。

 

燙著短捲髮的女醫師笑笑的對我說:「差不多──五公分,要先抽血看一下癌症指數,確定是良性還是惡性。我建議直接開刀拿掉水瘤噢,開腹腔鏡就可以了,如果不拿掉水瘤,可能會病變或扭轉,如果變成那樣就很麻煩了……」

 

那年我三十歲,從未有過開刀住院的經驗,抽血完畢後我從櫃台領回了健保卡,腦中嗡嗡作響,血色全無地走出醫院。然後,無意識地騎上摩托車,在冷風刮裂臉頰的疾風中,開始無法遏抑的大哭起來。

 

我的腦中閃過無數恐懼的念頭,即使沒有足夠的證據支撐它們,恐懼仍排山倒海而來:會是惡性的嗎?我會不會得到不治之症?為什麼是我?如果是真的怎麼辦?最重要的是,「我──會死嗎?」

 

那段時光,恰巧是我人生中的一個低點,有許多不順遂的事情正在發生,但這顆水瘤,無疑是最令我措手不及的一項。

 

小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