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7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小美 

在事情看起來一片大好的時候,你會希望時間永遠留在這一刻,那就像你想在一秒鐘之內就把討厭的事情通通趕走一樣。都是不可能的事。

星期二的清晨,天空突然下起了毫不留情面的大雨,我及時關上書房的窗戶,免去了雨水潑濕半面書桌的狼狽,但內心卻渴望打開那面窗戶。朦朧一片的街景和豆大飛濺的雨珠,使這個早晨看起來充滿戲劇性,好像這樣,生活就不至於落入無聊或無力的巢臼裡。

小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小美

當自由劃過天際時,
我伸手試圖將它抓住。
然而,
沒有任何一顆流星是你能抓得住的。
你能做的只是,追上去

 

如果你認真把這北海道系列從頭到尾順序閱讀,大概會有種時間錯亂的感覺。有些口吻是在當下,有些口吻是在回憶,其實我在寫這些文章時,總是一面看著日本的紀錄手札,一面又同時惦念著現下的生活。我發現我無法像一個旁觀的第三者,只是單純描述已經發生過的故事,「此時」的我,時時刻刻想要參與其中,簡直到了喧賓奪主的程度。

距離上次寫北海道之行已經有一段時間,這幾日為了挑幾張作為提案用的攝影作品,又開始搜索資料夾中的照片。電話那頭負責蒐集履歷的林小姐一句:「最好是拍景物的。」把我陷入了困境,我在心裡murmur:哪來的景物照啊,我拍得比較多的都是人物耶。但我忘了,我還有北海道的照片,一大批景物照,要多少有多少。也正好趁這個時候,再回頭來寫寫Hakkenzan的故事。

小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小美

繼草莓椅套之後,我又馬不停蹄做了螞蟻隨身提包。一面整理勞作後的桌面狼藉,一面想著:我究竟為什麼要一直做呢?

罪惡感。在什麼都做不出來的時候,如果真的什麼都不做,就會產生巨大的罪惡感。

這種情緒,在小學放暑假的時候是幾乎不曾出現過的。整整兩個月泡在瑪利兄弟的電動,瞌睡,小叮噹錄影帶,和同學打電話,去表哥表姊家玩彈珠,睡覺吃零食看漫畫…。説得簡單一點,就是玩玩玩,浪費浪費浪費,一點問題也沒有。沒有因為沒做什麼事情變成比較糟糕的人,也沒有任何對誰或對自己不好意思的抱歉。

長大卻變成這樣。常常要努力證明自己沒有浪費時間,證明自己有所作為,就算無法證明什麼,也至少要將空格填滿。雖然是真的很喜歡縫包包,但一想到,要把包包拿來作為自己沒有浪費時間的證據,就覺得對包包不太好意思。有沒有可能,在確實沒有什麼好做、或者真的做不出什麼的時候,讓自己保持在安然的狀態呢?

小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小美 

和我比較熟的朋友大概都知道,我有一台相當昂貴的縫紉機,是當初在非常掙扎的心情下,用分期付款的方式買下的。

擁有它的這一年多來,陸續做了一些小東西,常常想要把這些作品拍下來作為留念,結果總是一做好就興沖沖的拿去送人,完全忘了要把相機拿出來。

昨天晚上心情鬱悶(這種時候特別喜歡做縫紉),為了打發時間,我決定做一個有建設性的作品。

小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小美

 

當自由劃過天際時,
我伸手試圖將它抓住。
然而,
沒有任何一顆流星是你能抓得住的。
你能做的只是,追上去

北海道的某幾個雨天,我們因雨停工,結果意外得到了幾個我想拍手叫好的行程。首先是這個:社區媽媽舞蹈教室。我實在太愛這個舞蹈教室了,日本的媽媽們溫柔害羞又十足熱情,只要我們一開口用拙劣的日文自我介紹,她們就此起彼落的歡呼讚賞,好像我們會那種把櫻桃放在舌頭上打結的特技似的。

本以為我們會跳很像帶動體操的舞蹈,結果完全不是這麼回事,日本老師──也是整個教室裡少數的男性──教的其實是爵士舞蹈,需要有一點勁道和美感的步伐。Florence從頭到尾都一副看起來快要哭出來的表情,我一面覺得同情她,一面暗自慶幸:還好我有學過一點點啊。而且竟然蠻有用的樣子。

小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小美

這篇文章開了好幾次頭,我都寫不下去,只要一寫,就覺得那份哀慽要重新經歷。但我又怎麼能不寫呢。

呆呆走了。在前天的深夜,平靜地走了。

我們在他離去的前一晚,就已經感應到這將是最後一晚。所有的家人分別和他道別。阿呆孱弱的身體瘦弱無力,卻竟然在我們和他說話時,輕輕搖了尾巴,眼眶濕潤。我不知道已經在心裡預演過多少次這樣的場面,但真正面對時,那些演練都沒有用。過往的記憶像是格放的影片,一幕幕在我腦中播放。

小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