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12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小美

在一個毫無力量的早晨,看到朋友在部落格上的一篇文章。標題是張懸。內文放置了四、五首張懸的MV,我一一點開來聽,立刻覺得這週的寫作練習又自己找到途徑,一首生命運作途中自動播放的歌曲。

影片中的場景在the wall,目前台北最搖滾的藝文集散地。張懸清湯掛麵的打扮,站在立式麥克風前,揹一把淺木色的大吉他。還沒開始唱之前,她說:「我相信這一年會不一樣,至少我會鼓起勇氣,我知道它會不一樣。」她的口氣不是那種勵志性的斬釘截鐵,而是摻雜著一點自言自語和孩子氣的自我鼓勵,進而給人一種誠懇的感覺。我迫不及待地想聽,因為生活中有太多需要被打撈上岸的能量,一直都埋在深海中找不到出路。

我雖然不是浪漫得相信一首歌就能帶來救贖,但許多我不相信的事,從來沒有間斷地持續發生著。說起來,相不相信,早就不是一件重要的事。或許在二十歲的時候是,但三十歲的時候不是了。

小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

@小美

三個月前,老弟突然決定戒菸。當然啦,所有的人都問他,是不是女朋友叫你戒菸啊。我一開始也問了這個問題。弟弟說:「沒有啊,我自己想戒。」我問,為什麼想戒?他說沒有特別的原因,「某一天突然想要戒,就開始戒了。」

小時候我非常厭惡抽菸的人,因為我爸爸是個標準的老菸槍。家裡無時無刻瀰漫著菸味,並不是什麼舒服的事。媽媽也整天叨唸抽菸的不是,對小時候的我來說,抽菸等同於壞習怪,等同於公害,等同於小惡當中的最極致。但不知道為什麼在這種氣氛下,老弟很早就學會了抽菸。他的方法很妙,每次某同學來家裡找他玩,他就關起門來,大方的在裡面吞雲吐霧。老媽一聞到菸味,他就立刻把責任都推到某同學身上:「他啦,我沒有。」

後來在一次失戀事件中,老弟終於再也不透過任何掩飾,光明正大的在家裡抽菸。我心想:第二個男人又淪陷了。媽媽也只好默默接受了這個局面。

但她萬萬想不到的是,從小就跟她同聲共氣批判抽菸的女兒我,也在另一個失戀事件中,學會了抽菸,還曾經有過一段瘋狂抽菸的日子。

小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IMG_9963small.jpg
















@小美

昨天還在煩惱幫家裡還債的問題,今天就發現自己的卵巢裡長了一顆五公分的水瘤。

我勉力在記事本上快速地記下所有醫師說的話。先抽血檢查。看看是良性還是惡性。可能是巧克力囊腫。就是子宮內膜異位。建議要開刀拿掉。是腹腔鏡手術。之後再化驗。可能會破裂或造成卵巢扭轉。是體質問題。

然後,就在晚風中一個人騎車回家。

小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小美

坐在誠品書店閱讀見城徹先生的新書《編輯這種病》,看到第六還是第七篇的時候,就激動得在一公尺內還坐著另一個陌生人的地方掉了眼淚。如果我的人生沒有走入絕境,一定是因為有一些活得很賣力的人一直在我眼前展現他們的努力。我明天就要去買這本書(誠品不打折),今晚則是坐在書桌前做我最逃避也最心愛的一件事:寫作。

最近收到同一群好朋友間來來去去的群體回信(其實每隔一陣子就會有這種事),有個人開了個頭,其他的人就挑了其中一個重點回覆,兼著也紓發一下自己的近況。其中一個朋友寫了:「最近找到一個詞適用於我目前的狀況(及心情):『概括承受』,法律上的解釋-就他人之財產或營業全部承受其資產及負債,也有人這樣詮釋-對現狀無條件的接受並且靜觀其變。工作、家庭、愛情、個人都是這樣的。好的壞的沒辦法分開,但承受的時候要甘願和有尊嚴。」

我意識到在家庭這個部份,我不甘願也沒尊嚴很長一段時間,心裡住著一頭野獸明明已經餓得想要吃掉一整座森林了還佯裝成溫馴的羊的樣子。擁有這種暴烈又壓抑的心情,我絕對不是這世上唯一的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究竟這種披著羊皮的日子還能撐多久,我並不存疑,而是害怕。害怕我能撐一輩子,那比起我戳破自己並且把我自私自利的心情公諸於世來說,容易多了。

前幾天去咖啡廳寫日記,我挑了一個很難的題目。說起來日記應該是沒什麼題目的吧,可是我非得這樣訂題目,否則很容易就刻意忽略我最害怕的主題。林宥嘉的新歌〈耳朵〉裡有一句歌詞這麼寫:你只看到你怕看的。現在我看是看到了,但一直在假裝不在意或者無能為力,因為如果不採取這種疏離的態度,我可能早就撐不住。言歸正傳,我的題目是什麼呢?嗯,我的夢想。
 

小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