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4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Lucia

我想,百分之八十的澳洲青少年,或許都像是香港導演陳果電影《那年煙花特別多》裡,那群會把沾滿了大便的衛生棉丟向巴士司機,然後大叫「仆街啊」的失控女學生。

小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

@Lucia

伯斯開始下雨了。坐在圖書館的二樓往窗外眺望,椰子樹被風吹亂了頭髮,天色是陰暗的,偶爾經過的行人躲在外套的連身帽裡,好像很冷。



小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玩美女人.jpg
找到位在West Leederville的share house,房東Aloshi是一個東歐人,有著濃重的口音,媽媽是塞普勒斯人,爸爸來自土耳其周邊一個我不知道的國家。Aloshi有一台白色的箱型車,駕駛座旁貼了一張阿莫多瓦的電影明信片,潘妮洛普塗著豔色的口紅和金色大耳環,世故地斜視前方。那和她在「我的母親」中瘦弱蒼白的形象完全難以連結,我想她本人在這幾年來一定也經歷了許多,她的內在完全反映在外表上。Aloshi告訴我他有多愛看電影,多喜歡我的笑容,在我們決定承租他的房子後,他還誇張地親吻了我的手。

小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Lucia

拔草的生活要結束了。Deray用一種非常制式的口吻感謝所有的工友們,因為季節的更替,夏季工作即將告一段落,我們一大群十幾二十來人都可以不用再來了。工寮裡噤若無聲,直到Deray離開時立刻此起彼落:「她的意思是說,做到下禮拜二,之後我們都不能來了嗎?」苗圃的工作雖然辛苦,但是薪水不錯,制度鬆散,是很多背包客的經濟命脈,下班之後一些人開始狂打電話和朋友訴苦。在這時節,伯斯的工作不好找,聽說某些人已經往南邊的瑪格麗特河移動。

小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痛苦的寫作。

小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Lucia

我不記得上次在滂沱大雨中走路是什麼時候,但我忘不掉那種雨水浸在鞋底,腳底板感覺發皺又噁心的感覺。Clarkson今晨出現了厚重的烏雲,一整片壟罩天空像灰色的屋頂,我們從搭上火車開始就眼見著雨勢越轉越大,透明窗上潑上了大串水珠。

小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