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2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照片 005.jpg

@Lucia


離開台灣之前,我寫了一封信給我的朋友:

--
親愛的朋友

前幾天在IKEA和老徐吃早餐,老徐提出一個很妙的idea,我不在台灣的這一年,有很多放在我家的好東西值得外宿在你們家裡,希望你們把我的書或CD或其他好東西帶走,在這一年內好好享用,等我回來再讓它們回我家住。

小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離出國剩下不到十天了。我坐在書房的木頭地板上,把紙箱的底部黏上膠帶,然後把書櫃上抽屜裡的東西,一件件裝好密封。現在桌底下已經堆了十一箱。朋友來過好幾攤,有大學的,高中的,同事和老朋友。管理員問來訪的朋友:「你們是不是要來打麻將?」我感覺,並不是餞行那種氣氛,只是找一些藉口,幾個人可以聚聚。

我捨不得許多東西。姆姆這兩個禮拜以來出奇的乖,每天早上都在枕頭邊等我們摸他的頭,然後石鼓般的發出咕嚕的愉悅聲。我和朋友說,我覺得他知道我們要離開了,要暫時把他託給別人照顧。一想到這件事,我就變得感傷起來。沒能陪著姆姆長大,可能是我這一年最遺憾的事。我一逮到機會就告訴他我們出國的事,告訴他我們很愛他,告訴他我們會想他。

今天的高雄天氣和暖,超標的沙塵暴和挖馬路的工程暫時停止,小曹回台北了,我一個人在家裡整理打包,時間靜止下來。我突然很需要休息一下,不想要太多的離別與感傷。

小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寫詩的時候,我很少事先構思,怎麼寫成的,應該是一個思緒接著一個思緒,像打地鼠遊戲裡的塑膠鼠頭,不按順序地從十五個洞裡隨機冒出來,然後打打打打打,把它們崁入詩的血肉。甚至連這樣說都太顯得有邏輯性了一點,打不中的往往比打中的多,那些瞞天亂竄的思緒,只能倚賴專注的功夫來減少它們繼續散失。

某個冬日早晨,我正埋首於六萬字報導文學寫作,信箱裡出現一封信,來自文化局的邀稿,要寫十行字以內、以幸福為題的小詩,完成之後,會放在文化中心外圍的石鼓燈箱裡一年。我故作鎮定的答覆對方說好,但心中夾雜爽快和煩憂,一來是作品放在公眾場合,小小的屬於作家的虛榮得到滿足,煩憂則是關於幸福的詩到底該怎麼寫呢?越是要訂下主題,就越是擔心不合題意,最後只好把陰天寫成雨傘的故事,像個笨蛋一樣。

小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